寵妻如命:爹地,媽咪又逃了! 肉丸湯 著
第299章 大結局(3)
  欒楚韻喉嚨艱澀,沒有發出一聲,隻是跪著,身後是凜凜吹來的狂風。★首★發★追★書★幫★

  螺旋槳的聲音將所有的一切都蓋了過去,可是欒楚韻知道,洛詩琪在笑,囂張的笑著。

  洛詩琪從黑衣人的手上接過覺覺。

  覺覺奮力的掙紮,看著自己的媽咪難受的樣子,他眼淚落下來,“媽咪……覺覺不怕,覺覺一點也不怕。”

  欒楚韻扯出了一個笑,看著覺覺。

  洛詩琪看著這一幕,回想起自己的小時候,想起當初那一個星期……那一個星期,她這個副人格的出現就是為了保護主人格。

  她狠厲、殘忍!

  她可以不惜一切達到自己的目的!

  之後的日子,她總是被逼著出來,她被帶去黑暗的地方訓練,她那個所謂的父親……總是站在暗處,冷血的命令自己。

  她沒有母愛,也沒有父愛!

  什麽也沒有!

  想到這裏,洛詩琪心裏更加的不平衡,她咬著牙,“欒楚韻,你想讓我放過你的兒子?”

  欒楚韻視線轉移到她的身上,黑眸幽幽,點頭。

  她現在,就是放在刀俎上的肉,任人宰割!

  可縱使如此,她也決不能反抗!

  “好,那你從這裏跳下去,隻要跳下去,我就留著它,如何?”

  “……怎麽?你不敢?你看到了嗎?這就是你的……”

  洛詩琪挑釁道,隻是話沒有說完,欒楚韻便起身,腳步後退,退到艙門。

  “覺覺……”

  她啟唇,隻是螺旋槳的聲音實在太大,覺覺根本聽不見欒楚韻說的話,隻是感覺到不對勁,他伸出手,“媽咪不要走!”

  欒楚韻勾起唇,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的輕鬆。

  她笑的燦爛,陽光穿透一層烏雲,落在欒楚韻的臉上,一時之間讓洛詩琪和在場的其他人晃神。

  欒楚韻喉嚨哽塞,好一會兒才調整自己的情緒,吐出一口濁氣。

  “覺覺,你要聽話,聽媽咪的話。”

  她知道,其實覺覺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可是她還是盡量的放慢了速度,讓他可以通過看著唇語知道自己說的話。

  “好、好、地、活、下、去!”她無聲的囑咐,最後抬起手隔空捂住了覺覺的眼睛。

  緊接著,後退一步,整個人便從上往下掉。

  她掉下去的那一瞬,好像聽見了洛詩琪的諷刺的笑,還有覺覺大喊的聲音,那聲音,撕心裂肺。

  欒楚韻扯了扯唇,閉著眼睛。

  “占南擎,你一定要帶著我們的孩子,好好的活下去啊。”

  耳邊,是呼嘯的風!

  欒楚韻微微抬眸,看著離著自己越來越遠的天空,還有那架越來越遙遠的直升飛機,她費力的抬起手,隻覺得風不停的捶打著自己的手。

  “覺覺,媽咪……好愛你。”

  “占南擎,來世,我希望我們不會有這麽多的挫折,我希望……我可以好好愛你,我希望……跟你在一起一輩子,你不要嫌棄我啊。”

  說完這些話,她已經感覺自己的身子不停的往下墜,已經沒有了力氣說話

  她的胸口就像是被壓著一塊沉重的石頭,不論她怎麽奮力,總是不能夠挪開。

  眼淚,從眼角滑落。

  占南擎,我好愛你!

  “韻兒!抓住我!”

  耳邊,呼嘯的風,好似帶來了占南擎的聲音。

  欒楚韻心神微晃,抬眸,就看到占南擎離自己越來越近,欒楚韻微微張唇,隻覺得腰被一隻有力的手扣住,緊接著便是一個翻身,占南擎在下,她在上。

  “……占南擎,原來死了還能看到你。”她有些懵。

  占南擎抬手彈了一下她的額頭,“傻丫頭!”

  話落,便按下腰間的按鈕,隻見橙色的跳傘陡然撐開,他們下降的速度減緩。

  欒楚韻清楚的感覺到疼痛。

  “……占南擎,你怎麽……”

  話沒有說完,上方便響起震耳的爆炸聲,欒楚韻抬頭看向上方,隻見洛詩琪乘坐的直升機上……竟然爆炸了!

  在空中散開一片火花!

  “覺覺!”

  欒楚韻驚醒,抓住占南擎的肩膀,“占南擎,覺覺,覺覺還在上麵!”

  占南擎抱住她,將安全繩給她扣上,防止她會鬆開自己。

  “放心,覺覺已經安全了。”

  在他跳下來之前,已經有直升機將覺覺帶走,他不會拿著自己的兒子性命開玩笑。

  欒楚韻一聽,這才鬆口氣。

  知道覺覺沒事,欒楚韻這才正視占南擎,“占南擎,我……還活著,對嗎?”

  “當然活著!韻兒,你怎麽這麽傻呢?我的傻丫頭,你隻要再等一會兒,我就來了!你……你怎麽敢跳下來!你知道不知道你會死!”

  而且死無葬身之地!

  欒楚韻抱

  【重要提醒】

  住他的脖子,哭了,沒有說話。

  她也害怕。

  可是隻要有一線希望可以讓覺覺活下來,她一定要做!她知道,自己落入洛詩琪的手中,絕無可能活下去。

  占南擎下巴擱在她的頭頂上,兩人在空中相擁,緩緩下降。

  下麵早有人在接應,欒楚韻真正落地的時候,腳軟直接癱在了占南擎的懷裏,她抬眸癡癡一笑。

  “占南擎,還能見到你,真好。”

  話落,欒楚韻眼前一黑便什麽也不知道了。

  占南擎見狀,眸色一擰,“送醫院!”

  ……

  “爹地,媽咪為什麽還不醒?”

  耳邊是覺覺稚嫩軟軟的聲音,欒楚韻蹙眉,然後緩緩睜開雙眼

  “……水。”

  覺覺聽到動靜,一個轉身便看到欒楚韻已經醒過來,他高興的跳起來,“媽咪!爹地!媽咪醒了!”

  占南擎上前,按住覺覺的頭,讓他不要說話打擾。

  他坐在床邊,將她扶起來,“來,喝點水。”

  欒楚韻整個人還是蒙的,一口氣喝下來半杯水,總算是緩解了喉嚨的不適感。

  占南擎抬手覆上她的額頭,“沒有燒了,還有什麽不舒服嗎?”

  欒楚韻搖搖頭,看了看占南擎又看了看覺覺,她輕啟薄唇,“我……怎麽了?”

  腦海中的記憶如潮湧來,欒楚韻眸色一沉,擰眉,“占南擎,這……到底怎麽了?發生了什麽事?”

  覺覺卻爬上床,突然耳朵貼著欒楚韻的肚子,食指放在嘴邊。

  “媽咪,噓!”

  欒楚韻疑惑的看著他,占南擎卻一把將自己兒子拎起來,“別壓著,一邊去玩。”

  “這,怎麽了?”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