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妻如命:爹地,媽咪又逃了! 肉丸湯 著
第296章 身世(2)
  欒楚韻纖細的手臂圈著占南擎的脖頸

  “占南擎……那你打算去找他們嗎?去瑞爾蘭找你的親人。免-費-首-發→【追】【書】【幫】”

  占南擎深邃的黑眸倒映著欒楚韻那張小小嬌俏的臉蛋,她的神情很是認真,等待著他的答案。

  許久之後,占南擎輕挑她的下巴,在她的粉唇上輕啜一口。

  “不去。”

  欒楚韻突然像是鬆解了一口氣一樣。

  其實……按著私心來說,她並不想。

  不是她自卑,而是瑞爾蘭皇室的複雜不是她能夠想象的,占南擎是南遵的孩子,當年南遵突然就這麽死了,可想而知……占南擎的出現會不會增加占南擎的危險。

  他們既然千方百計的殺了南遵,那他們自然也不會放過占南擎。

  欒楚韻一想到這裏,就有些害怕。

  “占南擎,如果你哪一天想要去找他們……我陪你。”隻要再遲一點就好,隻要有係統在,欒楚韻陪在占南擎的身邊,至少可以保護好他的安全。

  占南擎勾唇,“你呢?”

  欒楚韻一愣。

  她眨了眨眼睛,她?

  是啊……解決了占南擎的事情,那她呢?華國總統兒子的女兒,說起來,她的身世複雜一點也不比占南擎輕。

  欒楚韻低著頭。

  去找他們嗎?

  直接站在總統的麵前說,她是他的孫女?隻怕話還沒有說完,自己就已經被子彈打成篩子。

  在欒楚韻的心裏,遠在華國的那些人不過是僅僅有血緣關係的人罷了。

  他們素未謀麵,相隔二十多年,就算是有那點血緣關係,隻怕也是疏離的。那又何必相認呢?

  給對方添堵嗎?

  說句嘲諷的,她的爺爺——華國總統難道就知道她的存在嗎?

  她貿貿然出現,隻怕等來的不是骨血親情相認的感人場景。

  “我不想去。”

  她認真道。

  占南擎捏捏她的臉頰,“等你想去了,我陪你。”

  欒楚韻扯了扯唇,突然笑了,黑眸彎彎如一道玄月,“占南擎,我們兩個還真的是絕配……”

  他陰,她狠。

  他們兩個人的身份都錯綜複雜。

  身後都好似有一張編製在一起的大網,冥冥之中兩個人就牽扯在了一起。

  欒楚韻腦海一閃,突然想起之前見過的洛詩琪,正色道:“占南擎,你……調查占曆程的時候,有調查到洛詩琪嗎?”

  占南擎眯眼,“洛詩琪?”

  “嗯……我一直都沒來得及告訴你,我被占曆程抓走的時候,看見洛詩琪了。”

  她們兩個人還狠狠的打了一架。

  她將那天的事情清楚的說出來,占南擎的臉色越發的陰沉凝重。

  “……韻兒,你確定嗎?”

  “我可以確定,洛詩琪的雙重人格,極有可能是人為導致的。”欒楚韻抿著唇,當初洛詩琪消失一個星期的事情,還曆曆在目。

  回來之後的洛詩琪好像並沒有什麽不同。

  可是欒楚韻卻記得當時她隻是輕碰了一下洛詩琪,洛詩琪當時的眼神冰冷的可怕,因此讓她記憶猶新。

  後來她們水火不容,欒楚韻便漸漸地稍微忘記了洛詩琪當年消失了一個星期的事情。

  可上一次見到洛詩琪,一時之間就將她的記憶都拉扯了出來。

  “怎麽了?”欒楚韻看他的臉色有些凝重,突然覺得有些不好。

  “韻兒……洛詩琪的身份,隻怕沒有這麽簡單。”

  欒楚韻不解的眨了眨眼睛,占南擎啟唇解釋,“那天在係統看到的保險公司基地,我已經聯係了國外的人去調查,這個基地的確是存在的……而這個基地,是一個軍火販子和三叔合作的基地。”

  欒楚韻倒吸一口氣,“什麽意思?”

  “……”占南擎沒有說話,隻是深深地看著她。

  “占南擎,你是說,超級細胞的存在是因為恐怖分子?”

  將軍火販子歸類恐怖分子其實有些嚴重,但是那些大範圍的超級癌細胞存在……這跟恐怖分子有什麽區別?

  那些人,是對社會具有極強報複心態的人啊!

  欒楚韻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起來,很難想象占曆程居然會跟恐怖分子掛鉤!

  占南擎輕撫她的後腦,讓她不要擔心。

  “占南擎,那……怎麽辦?”

  占南擎黑眸深深,“別擔心,遲初已經聯係軍方了,他們會想出辦法來的。韻兒,別想這麽多,嗯?”

  欒楚韻縮在他的懷裏,鼻尖縈繞的都是他身上淡淡的木質香,頷首,“但願一切順利。”

  ……

  自從知道了自己身世、占曆程和恐怖分子之間的聯係,欒楚韻一直都沒有怎麽睡好。

  係統不知不覺,隻剩下最後一個小時了!

  欒楚韻

  【重要提醒】

  冥神進去係統,呆呆正盤腿坐在地上,看到她來也隻是懨懨的抬起頭。

  “主人。”

  欒楚韻上前,“呆呆……對不起,我們可能要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見麵了。”

  “這不怪你,主人,呆呆不在的這段時間一定要好好的保護好自己!呆呆已經摘了不少的草藥,等會兒主人可以移出係統外,這些草藥可以根據你們世界的配方增加藥效!還有……千萬不要受傷,係統關閉,已經保護不了主人了。”

  呆呆像個放心不下孩子的母親,囑托了一番。

  還塞給了欒楚韻好多種特效藥,還有一顆救命藥,“這個藥可以保住主人的性命,主人,萬不得已千萬不要拿出來!”

  欒楚韻收好這些藥,滿滿的一袋子。

  “好。”

  呆呆眼淚湧上眼眶,突然有些不舍得,伸出雙手,“主人,你……可以抱抱呆呆嗎?”

  每次看到欒楚韻抱著覺覺,他都有些羨慕。

  他雖然是跟係統共生的機器人,可是他也是有人類該有的感情的……他知道,自己的母親就是自己的創造者,可是他還是很想試試看,被人抱著的感覺是什麽樣的?

  欒楚韻勾唇一笑。

  大方的張開雙手將呆呆抱在懷裏,“呆呆,我相信,我們很快就會見麵的。”

  “嗯……”

  突然,一陣天旋地轉,一片藍綠色的極光不停的變換著七彩顏色,最後熄滅,欒楚韻陷入了黑暗。

  欒楚韻隻覺得自己一腳踩空,閉上眼,整個人就離開了係統。

  腦海裏,不屬於呆呆的聲音機械聲響起

  “——嘀!係統關閉!”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