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妻如命:爹地,媽咪又逃了! 肉丸湯 著
第2章 醫療係統
  “厝城一兒童因服藥不當導致休克死亡,經過警方調查,已確定是由於其主治醫生欒某失誤錯開藥房所致。★首★發★追★書★幫★就在日前,在厝城海邊發現欒某跳海自殺,已確認死亡事實。”

  一方舊式電視機裏播放著一條緊急通報。

  吱呀——

  木門被人從外麵推開,通過屋外的微弱燈光可以看見是一個老奶奶,身形拘僂。

  “作孽啊,這是什麽醫生啊,這麽害了一個孩子。”老奶奶拄著拐杖,看著電視機歎息。

  “厝城……”新聞頻道又一次播報這則讓人痛恨不已的實事,隻是未等主持人說完,電視機屏幕便一閃,黑屏了。

  老奶奶拄著拐杖,又忍不住歎口氣,將手裏端著的粥放在床邊的桌子上。

  “孩子,吃點吧。這世道是越來越炎涼了啊,孩子啊,你這以後怎麽生活啊”

  一方不過十平方大小的屋子裏,除了老奶奶之外,床上還躺著一個女人。

  隻不過稍稍扯動嘴角,傷口上就像是撒了鹽般令人又疼又恨。

  “奶奶,我沒事。”

  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電視裏新聞被報道的主角——欒楚韻。

  隻是,她的那張臉如今已經慘不忍睹,四橫八斜的刀疤,一眼就足以留下深刻的印象。

  半個月前,她被綁架,全身鮮血刀傷,就這樣被丟進了鹹腥的大海。海水不停的刺激傷口,她昏昏沉沉以為活不下來了,卻不曾想一陣浪潮將她打進了一個小魚島,被老奶奶救了下來。

  將一碗白粥忍疼喝完,老奶奶便又歎著氣離開屋子,留下梁楚韻一人。

  她幽深的黑眸看向電視機。

  洛詩琪!

  那天,她不知道那兩個人在她的臉上劃了多少刀,她昏迷前隻看到自己全身的血跡,還有刺骨的疼痛。

  她沒有想到,洛詩琪的內心那麽惡毒,殺了她不夠還要把汙水倒在她的頭上麽?她明明是醫藥學的天才,如今卻被汙蔑成了開錯藥害死人的劊子手!

  電視機又恢複了信號,傳來了主持人公式化的聲音。

  “在這裏,向大家宣布一個好消息。白家繼承人白念琛與洛氏集團的千金洛詩琪將於三個月後正式舉行訂婚儀式,強強聯手,我代表厝城娛樂祝兩位新人百年好合,白頭到老,早生貴子。”

  “嗬……”欒楚韻看著電視機上那對男女的婚紗照,顧不得傷口牽扯,笑出聲來。

  白念琛。

  再聽到這個名字,欒楚韻的心還是有些抑製不住的疼痛,她閉上眼睛,指甲扣著手心留下深深地月牙痕。

  因為身負重傷,她已經累了,關掉電視機,重新躺在床上卻感覺到有什麽東西硌著後背,硬邦邦的。

  她咬著後槽牙忍疼抬手將背後的東西拿出來,卻發現竟然是一個耳釘。

  在微弱的燈光裏閃爍著點點銀光,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銀色耳釘。隻是,這個耳釘,到底什麽時候出現在床上的?

  老奶奶的嗎?

  她握住耳釘,放在枕頭邊上,心想著第二天起來問問老奶奶。

  窗外,海浪層層疊疊打在沙灘上,浪潮的聲音不斷的響起,伴隨著欒楚韻進入夢鄉。

  這半個月來,她反反複複做著的都是同一個夢。

  是噩夢,夢見的是被綁架的那天,一刀一刀落在身上的痛就好像還在那個潮濕的倉庫一樣真實。

  突然,一陣光亮閃起,海浪的聲音越來越大,她的額頭冒出豆大的汗珠,睜開驚恐的雙瞳。

  她側頭看向光亮的源頭,這才發現這抹光芒是從耳釘裏散發出來的。

  欒楚韻輕輕抬手想要將耳釘拿過來看看究竟怎麽回事,卻感覺到指尖酥麻疼痛。

  她整個人就好像被卷進了一陣漩渦之中,就在她開始意識渙散時,這一波的眩暈終於結束。

  跟方才的刺眼的燈光不同,落在她頭頂的燈光帶了一抹柔和。欒楚韻躺著,有一種置身棉花中的錯覺。

  視線逐漸的恢複,入目一片淺藍色的極光。

  瞳孔一縮,微微張口還沒有說話就聽見不知從何處傳來的聲音。

  “全身多處刀傷,最長達十厘米,最深達兩公分見骨。O型血,體質不錯,沒有隱性疾病。臉上刀傷處於結痂期,大約15天後脫痂,留疤可能性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推測整容手術無法進行,保守治療。”

  非常機械的聲音,欒楚韻的大腦還有些空白,從軟綿綿的床上下來掃視了一圈,竟發現這裏是一個房間。

  不同的是,上空是淺藍色的極光,而床的二十平方米內,擺放了三個書櫃和一些桌子。

  “這……是哪?”

  “歡迎來到極地醫療係統,我是係統助理呆呆。”

  哢噠哢噠——

  機械關節運動的聲音倏地響起,欒楚韻仰頭向上看。

  隻見頭頂的極光裏,一個淺白相間的機器人從那裏穿了進來,在空中走動,就像是

  【重要提醒】

  在地板上走一樣自如。

  欒楚韻退後兩步,呆呆伸出機械手,“我認為你不適合站著,否則你的傷口恐怕會撕裂的更加嚴重。”

  說著,他還伸出了自己的機械手指向欒楚韻身上的衣服。

  她身上的傷口因為走動已經有了些許撕裂,滲出血液。欒楚韻眼底盡是警惕,呆呆便大手一揮,那雙機械手突然變大,將她抓起來放在那張棉花床上。

  “現在,我會好好跟你介紹極地醫療係統。”

  她坐在床上,眼底散不去的是謹防,但顯然比起剛進來那時要冷靜不少。

  呆呆的聲音旋繞在整個空間。

  “我想你應該聽說過所謂的平行世界,極地醫療係統便是來自數個平行世界,由於時間扭曲,係統本體,也就是耳釘順著時間空洞掉進了你們的這個世界。而在係統掉進海裏時,與你身上傷口滲出的血意外進行融合並簽訂了契約。

  簡單來說就是,你現在是這個係統的宿主。”

  她認真的掃視了一圈整個空間,一道門也沒有,隻有一些珍稀的特效藥和從古至今的治療方案,甚至還有一些失傳的中醫藥方!

  這對於一個學醫的人來說,簡直是寶藏!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