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妻如命:爹地,媽咪又逃了! 肉丸湯 著
第1章 殺人滅口
  紅色的指示燈終於滅了。http:// .shanjue.com/

  “很抱歉,孩子太小,加上早產本身就氣虛,請你們節哀。”醫生從手術室走出來,取下口罩,語氣抱歉。

  欒楚韻緊緊抓住醫生的大褂衣角,跪在地上,“不可能的啊,醫生,求求你,求求你再救救他。”

  “請節哀。”醫生扯開欒楚韻的手,轉身離開。

  欒楚韻再也坐不住,整個人摔在地上,眼淚不斷的往下流。

  偌大的長廊,隻剩下她一個人。

  不知道哭了多久,欒楚韻再醒來的時候便是入目一片白。她微微側頭,正好看見白念琛從外麵走進來。

  “楚韻,你醒了。”白念琛走到床邊。

  欒楚韻楞楞的看著他,“念琛,寶寶,寶寶呢?”像是抓住了什麽救命稻草一樣,緊緊的抓住白念琛的手。

  白念琛眼底閃過一絲猶豫和複雜,“楚韻,以後我們會有孩子,聽話,好好養病。”

  欒楚韻搖頭,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珍珠落下來。

  “楚韻,我還有件事要跟你說。”

  “什麽……”

  “因為家裏在國外的項目,我們的婚禮可能要延遲了,我需要去國外坐鎮,等這個項目結束。你現在身體狀況不好,加上還有學業,不適合跟著我一起去。”

  三年後。

  從電梯出來,欒楚韻垮著包往自己的大眾polo走去。

  她輕撫著手機的掛墜,是一塊雕刻成兔子的白玉。

  她的孩子,三年前出生,屬兔。

  “寶寶,我們很快就可以見到你爹地了!”話語裏都是壓抑不住往外的興奮。

  國外的項目終於結束,三年裏,她和白念琛見麵的次數寥寥無幾。但是在經曆了孩子夭折、異國分離後,他們的感情還是沒有變。

  這一次白念琛回來,便再也不走,而那遲到了三年的婚禮,終於也要舉行了!

  她打開車門,揚唇,綁好安全帶踩下油門,抬頭,瞳孔緊縮,急急地踩下刹車。

  隻見擋在車前的人一把將車窗砸破,碎片四濺,她抬起手臂擋住自己的臉,睜著一雙眼看向來人。

  “你們——”話沒有說完,一棍子擊打下來,她已不省人事。

  地下倉庫裏,空氣裏散發著濃重的黴味,欒楚韻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被綁在了椅子上。

  她掙紮幾下,一個不慎直接連人帶椅摔在地上。

  “有人嗎?有人嗎?”欒楚韻以一種極其怪異的姿勢倒在地上。

  驟然,一片漆黑之中響起一陣笑聲,就像是在荒無人煙的地方突然響起鈴鐺聲一樣。

  “欒楚韻,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笑聲停下,緊接著便是咬牙切齒的聲音。

  “洛詩琪!”這個聲音,她太熟悉了。

  噠噠噠——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極具節奏感,洛詩琪終於出現在她的麵前,看著她的狼狽樣子,洛詩琪諷刺勾唇。

  “欒楚韻,看見你這樣子,我真覺得高興。”

  “你想做什麽!”欒楚韻咬牙。

  洛詩琪站起身,雙手放進口袋裏,繞著欒楚韻走了一圈,“我想做什麽?我當然是想讓你消失啊,這麽明顯你都看不出來嗎?”

  “洛詩琪,我失蹤了,念琛看不見我一定會報警。你敢嗎?”

  洛詩琪笑的前仰後翻,好像聽到了一個多可笑的笑話似得。“念琛,叫的可真甜啊。欒楚韻,你的白念琛……哦不對,應該是我的未婚夫怎麽會在乎你呢?”

  “你……說什麽?”

  洛詩琪眯眼勾唇,“我說白念琛是我的未婚夫!而你,欒楚韻,一個早就被別的男人糟踐過的女人,居然還以為念琛會要你,會跟你結婚?”

  欒楚韻臉色煞白,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來。

  “欒楚韻,你跟白念琛在一起這麽久,連他向來不會喝醉酒的習慣都不知道嗎?哦對了,那天晚上,念琛根本就沒有去赴會,那個時候他飛機晚點了。你說,你三年前到底跟誰睡了呢?而且居然還惡心的懷了那個野男人的孩子。”說要,洛詩琪大笑起來。

  欒楚韻不敢相信的搖頭,“不可能!”

  “不可能?你是說念琛不可能是我的未婚夫還是說你不可能跟野男人睡了呢?”

  洛詩琪冷笑,話音一落,從倉庫門口走進來一個人。

  他穿著西裝,身姿挺拔,頓住站在洛詩琪的身邊。他鼻梁上的眼鏡正折射著冷硬的光澤。

  洛詩琪倚靠在他的懷裏,柔聲道:“念琛,她不相信怎麽辦呢?”

  “這不是很好辦麽?”白念琛輕捏洛詩琪的下巴,抬起直接吻上她半開的粉唇。

  欒楚韻眼底的那抹希望,裂縫越來越大,最後她好像聽見心髒啪的一聲,碎了。

  “為……什麽?”她語氣微顫。

  白念琛鬆開洛詩琪,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重要提醒】

  “為什麽?欒楚韻,三年前你背著我跟別的男人上床,現在你問我為什麽?”

  欒楚韻握著拳頭,仰頭,“我沒有!”

  “我跟你,從來沒有過肌膚之親!”

  白念琛肯定的一字一句就像是一把把刀狠狠的紮入欒楚韻的心口。她感覺自己呼吸有些不順暢,搖著頭不敢相信。

  洛詩琪勾唇,踮起腳尖勾住白念琛的脖子,“念琛,你跟她囉嗦什麽呀,她不過就是一個沒有了利用價值的廢物。”

  欒楚韻心下一頓,“那為什麽當初不說?”

  洛詩琪像是在看著一個傻子般看她,“為什麽?當然是為了你三年前申請的那個醫療項目啊,沒有你,這個項目怎麽會成功呢?”

  白念琛眯著眼,“如果不是為了那個項目的成功,你這樣的破鞋,早就被我白念琛丟了。我看見你,就覺得惡心。”

  “白念琛……”

  “欒楚韻,你不死,這個項目就不會真正的屬於白家,所以……對不起,你必死無疑!”白念琛冷冷道。

  “欒楚韻,現在……你相信了嗎?不過也沒關係了,我隻是讓你死之前可以死的明白。”洛詩琪緊接著開口

  話音一落,倉庫的門驟然打開,兩個粗壯的男人走了進來。

  洛詩琪蹲下身子,捏住她的下巴,“真是一張好看的皮囊,欒楚韻,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張臉!”

  狠狠一甩,欒楚韻感覺自己的下巴都要脫臼了。

  “你們兩個,毀了她那張臉,剩下的隨你們,隻要她消失就好。”

  那兩個粗壯的男人貪婪的一笑,欒楚韻就像是被剝光的人偶,他們的視線裸露的讓她反胃。

  洛詩琪和白念琛最後連一個眼神都不願意給她便相擁離開。

  兩個粗壯的男人頓住腳步,相視一眼,最後亮出了明晃晃的小刀。

  “啊——”

  欒楚韻發出痛苦的慘叫。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