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38 求書幫 著
第四十五章
  謝長寂接過謝寒遞過的通敵信件,沒有拆開看一眼,直接遞到花向晚手上。

  他說:“交給你,你想怎麽處理便如何處理。”

  謝寒驚得瞪大眼睛,這信件可是扳倒太子的絕佳證據,回苑城呈給聖上那皇位就非謝長寂莫屬。

  花向晚錯愕得看了謝長寂一眼,她明白謝長寂的意思。

  事到如今,謝長寂還是不相信她已經對謝牧言徹底死心,始終不相信罷了。

  她伸出手接過信件,緊攥在掌心裏,謝寒的心跟那信件一樣被捏皺了,他恨不得從花向晚手裏將信件奪回來。

  她拿在手裏的不是信件,而是謝長寂的皇位。

  呼吸間,花向晚突然將信件伸到了他麵前。

  “謝寒,代翊王保管好這封信件,班師回朝後務必將信件交於聖上之手。”

  謝寒震驚抬頭,旋即伸出雙手接過信件,以頭觸地重重一磕。

  謝長寂皺眉望向花向晚,不可置信地說道:“你,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麽嗎?”

  花向晚不看他,繼續吩咐謝寒:“將這些草藥拿去碾成灰以水泡開,讓中毒的將士們喝下。”

  “夫人……”謝寒持續震驚,花向晚的形象頓時在他眼中無比高大了起來。

  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作天作地,將王爺視若敝掃的野蠻千金嗎?

  謝寒按照花向晚的吩咐,將魔星草碾成灰泡水讓將士們喝下,不出三日所有染毒的將士痊愈。

  經此一事,軍中士氣大振,將士們勢若破竹要殺盡羌奴。

  此訊傳至羌奴首領鐵弗耳中,頓時引發雷霆之怒。

  “謝牧言背信棄義在先,那就別怪本王心狠手辣!”

  現下謝長寂的軍隊已經推至羌奴邊境,大戰在即。

  兩年前謝牧言派信使接觸鐵弗,提出雙方合作,彼時老皇帝正猶疑立誰為太子。

  謝牧言自知實力不如謝長寂便想出了陰狠之計,讓鐵弗侵犯邊境,老皇帝年事已高早已不如當年英勇,隻力求安穩。

  謝牧言自告奮勇獻計與鐵弗議和,因而爭到太子之位。

  兩月前,鐵弗再次收到謝牧言的密信讓他故技重施,原本是為除掉花向晚的大將軍哥哥,沒想到謝長寂請旨替代了花安奕。

  一石二鳥,謝牧言差點高興瘋了。

  謝長寂一死就再也沒人跟他爭奪皇位,謝長寂必須死在北疆。

  然而謝牧言低估了謝長寂的實力,鐵弗亦是如此。

  謝牧言所帶的十萬大軍中有一萬名勇士,擅騎射赤手空拳以一敵百,很快打得羌奴節節敗退。

  鐵弗既驚又怕,派出書名密探打聽謝長寂的底細。

  得知夫人花向晚隨軍出征,當夜派出幾名死士夜襲花向晚所在營帳。

  彼時花向晚正準備入睡,突然一把長劍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別出聲,跟我走,不然我殺了你。”

  死士帶著濃濃的羌族音,花向晚立刻反應是敵人,帳房外謝長寂的人影一閃而過,眼看就要進來。

  “謝長寂,別進來!”

  死士暴露一把反鎖住花向晚脖子,謝長寂入帳。

  花向晚的脖子已被利刃割出血來,謝長寂驚得向前:“別傷她,你衝我來!”

  挾持死士張狂得笑了起來,“果然,女人就是你們漢人軟肋,英雄難過美人關,既然你這麽說了那就成全你吧!”

  另一名死士將匕首扔到謝長寂腳下,“你死她活,你活她死!”

  謝長寂彎腰撿起地上的匕首,花向晚含淚大喊:“不要,謝長寂求你不要這樣做。”

  謝長寂抬頭望向她,眼眶發熱,勾起了嘴角。

  這是花向晚重生以來第一次見他笑,還是像以前一樣,那麽溫潤。

  恍如隔世,花向晚淚流滿麵。

  “別哭,我的晚晚隻能笑,不許哭。”

  謝長寂抬起手隔空為花向晚擦淚,他皺緊了眉頭接著說:“晚晚,你記住生生世世再有一世,為你赴死我依舊甘之如飴。”

  話落,謝長寂揚起了匕首,狠狠往自己胸口刺去——

  花向晚嘶吼大叫:“不要——”

  話音未落,本該謝長寂胸口的匕首突然變道,射向花向晚身後的死士,正中其眉心。

  另一名死士還未來得及拔刀,謝長寂袖中的長鞭甩了出來鎖住死士喉嚨,當場斃命。

  花向晚撲進謝長寂懷中,這一次謝長寂再也沒將她推開。

  ……

  大軒五十七年,翊王謝長寂征西大破羌奴,班師回朝龍心大悅。 太子謝牧言通敵叛國囚禁終生。

  同年謝長寂封太子,花向晚隨夫出征巾幗英勇封一品誥命。

  皇上親自主婚再行迎娶大禮,封太子妃。

  大軒六十年,太子謝長寂繼位登基為帝,親封花向晚為皇後。

  ——全文完——

  本書由玖玖為您整理推薦

  【重要提醒】

  如有冒犯,請聯係刪除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