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38 求書幫 著
第三章
  然而謝長寂隻是推開花向晚,沒有回頭地往前走。

  他挺拔的背影倒映在地上拉得很長,落寞得讓花向晚感到恍惚。

  此刻場景,莫名像極了前世兩人最後的那次見麵——

  彼時,老皇帝垂死病中隻剩一口氣,遺詔經貼身太監之手交到了準皇帝謝長寂手上。

  那時她滿心都是謝牧言,不惜對謝長寂以死相逼。

  “謝長寂,你愛我就把皇位讓給謝牧言,隻有這樣我才會快樂。”

  “我不想當你的皇後,我隻想當謝牧言的妻!”

  “你若登基即位,那明年今日便是我的忌日!”

  ……

  花向晚想起自己說的那些話,隻覺得自己蠢到了極點!

  不過幸好老天給了她重來一次的機會。

  那些屬於謝長寂的,她不允許任何人奪走!

  有仇報仇,有恩報恩,她要好好和謝長寂在一起,一生一世。

  一夜無眠。

  翌日,花向晚剛梳洗好,走出門。

  就感到周圍王府下人投來的異樣目光。

  她皺了皺眉,沒太放在心上。

  可直到走到飯廳,聽到裏麵傳來的嬌俏女聲。

  花向晚一步步走進去,就看到一個化成灰,自己都忘不了的女子!

  戚千落!

  上一世她為了謝牧言,嫁給了謝長寂,隻為了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後來,謝牧言如願稱帝,戚千落也登上了後位。

  但花向晚不恨她,甚至有點感謝她。

  如果不是戚千落在自己死前將一切告知,她根本不會知道謝牧言是一個人麵獸心的禽獸!

  可惜這一世,她不會讓戚千落嫁進來!

  花向晚大步走進來。

  恰逢戚千落抬頭,瞧見花向晚,一副女主人的口吻:“呦,是花姑娘來了,快坐。”

  謝長寂也抬頭看來。

  四目相對,花向晚徑直挨著他落座,隨後看向戚千落。

  “一大清早,戚小姐來翊王府是有事?”

  戚千落笑了笑:“我與長寂自幼相識,來府中走動是常事,日後花姑娘習慣就好了。”

  花向晚冷冷一笑:“倘若我習慣不了呢?”

  戚千落笑容一僵,沒想到當著謝長寂的麵,她就敢向自己發難。

  她一雙杏眼蒙淚:“可是我礙著花姑娘的眼了?”

  “若如此,往後我不來就是了,隻希望花姑娘能好好照顧長寂,我也算是放心了。”

  她說著,抬起手中絹帕拭去眼角的淚。

  花向晚上輩子就見慣了她這副以退為進的把戲,心無波瀾。

  她抬手挽住謝長寂:“長寂如今是我夫君,我自當盡心竭力,不勞戚小姐操心。”

  戚千落麵容有一瞬間的扭曲。

  但很快,她就楚楚可憐的看向謝長寂。

  偏偏他隻垂眸用膳,對兩人的明爭暗鬥置若罔聞。

  戚千落再演不下去:“長寂,我想起家中還有些事,今日便先走了。”

  話落,她起身便走。

  花向晚看著她負氣背影,心內冷笑。

  這時,手臂傳來一陣衣料摩挲聲。

  謝長寂抽回被花向晚挽著的手臂:“現在,你滿意了?”

  他話裏的疏離讓花向晚心一刺。

  明明前一世他對自己百依百順,為何如今卻處處懷疑!

  花向晚心裏有些泛酸:“你以為我是在利用你氣戚千落嗎?”

  “謝長寂,你為什麽就不能對我多一點信任?” 謝長寂冷嘲一聲。

  花向晚意識到他怕是又要說什麽讓自己傷心的話,她不想聽。

  索性在謝長寂開口的前一瞬,直接吻上他的唇——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