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38 求書幫 著
第二章
  花向晚奪過和離書,看著上麵屬於謝長寂的字跡,有些不敢相信。

  他今日一襲紅衣而來,不是為迎娶,而是和離!

  花向晚緊攥著和離書:“若我非要嫁你呢?”

  謝長寂皺了皺眉:“花小姐何必意氣用事,你若執意要嫁,隻可做偏房。”

  “偏房?”

  花向晚呢喃著這兩個字,定定看著身前這個她錯過了一世的男人,橫下了心。

  “好!偏房就偏房。”

  謝長寂,這一世正妻也好,妾室也罷,隻要是你,我便嫁!

  話落,她便喚來如意,為自己蒙上了喜帕,徑直坐上了喜轎!

  謝長寂站在原地望著她的背影,掩在袖內的手微微收緊。

  長街十裏,紅錦映天,染紅了大半個京城。

  花向晚乘的八抬大轎從側門抬進了翊王府。

  王爺納偏房,無需拜堂。

  花向晚下了喜轎直接被小廝接引著,去往了早就準備好的小院。

  轉眼已是三更。

  謝長寂沒有來。

  花向晚蒙著喜帕坐在床榻上,隻聽一陣腳步聲響起。

  有人進來了,卻沒有說話。

  花向晚攥緊了手中絲絹:“謝長寂,是你嗎?”

  下一秒,房內響起的聲音讓花向晚霎時白了臉色。

  “晚晚,你真要嫁給那病秧子當偏房?你不是說嫁給他隻是為了除掉他嗎?”

  謝牧言,當朝太子,也是前世花向晚曾愛到骨子裏的人。

  聽到他聲音的一瞬間,花向晚記起了前世種種!

  喝下啞藥時腐蝕的劇痛,劍刃劃過臉頰時的刺痛……曆曆在目。

  花向晚一把扯下喜帕,聲音含恨:“怎麽是你?”

  “晚晚你怎麽了?我是你的言哥哥啊!”

  謝牧言不解靠近,試圖將花向晚攬進懷裏。

  倏然,一隻手出現鉗住了他。

  謝長寂俊朗麵容下盡是冷冽:“太子殿下想要做什麽?”

  謝牧言笑了:“我與晚晚兩情相悅,六弟為何非要從中作梗呢?”

  謝長寂臉色更冷,還沒說話。

  花向晚先一步走到他身邊,握住了他手。

  “太子殿下莫要胡說,向晚心悅之人從來都隻有翊王一人。”

  聞言,謝長寂僵了瞬,轉頭定定看著她。

  隨即看向謝牧言,下了逐客令:“太子殿下還有別的事嗎?”

  謝牧言壓下惱怒,冷哼一聲:“六皇弟,你可得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太烈的馬可不好騎。”

  他玩味的眼神從花向晚身上一掃而過,像是在寓意著什麽,然後揚長而去。

  經曆前世,花向晚怎會不懂他話的意思。

  她忙開口解釋:“沒有,我跟謝牧言沒有你想的那樣過!”

  “與我無關。”

  謝長寂淡淡抽回了兩人交握的手,“說吧,為何執意要嫁進來?”

  “因為是你。”

  聽到花向晚的回答,謝長寂笑了,聲音裏充斥著不信與懷疑。

  “整個京城無人不知你心悅謝牧言,花向晚,你以為本王會信你?”

  上一世,他們兩人從不會提及謝牧言半個字。

  可這輩子,他不僅主動提起,甚至連對自己的態度都變了。

  花向晚不知道為什麽會這樣,但她認定他了!

  上一世,知曉他身死那刻,花向晚心裏比愧疚更深的是疼!

  那時她才明白,原來自己早就愛上了謝長寂!

  想著這些,花向晚語氣篤定:“我會讓你相信。” 謝長寂卻隻是轉身就走。

  看著他背影,花向晚叫住了他:“謝長寂!”

  謝長寂腳步一頓,沒有回頭:“還有何事?”

  花向晚攥緊了衣袖:“今晚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

  謝長寂卻隻是沉默。

  見狀,花向晚抿了抿唇,走上前從背後將他抱住。

  “我要你留下來,我不要你走……夫君!”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