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38 求書幫 著
第一章
  花向晚死了,死在成親以後的第七年。

  但她又活了,重回到了嫁給謝長寂的那一天。

  翊王謝長寂,她上輩子的夫君,最後為了救她,慘死在亂刀之下!

  妝台前。

  花向晚看著銅鏡中映出的稚嫩臉龐,這是……十五歲的自己。

  她微顫的手慢慢撫上臉頰,不敢相信。

  這時,門外傳來一道呼喊:“小姐您把門打開吧,吉時快到了!”

  是貼身丫鬟如意的聲音。

  但那丫頭不是在四年前就已經溺死漢江了?

  想著,花向晚走到門前,一把扯開了門。

  如意見到她先是一愣,隨即忙說:“小姐,你可算出來了!翊王府的轎子已經到了。”

  花向晚定定看著她:“如意?”

  “小姐,怎麽了?”如意一雙眼黑白分明,寫滿了疑惑。

  看到她這副天真模樣,花向晚卻莫名心安。

  也想起了她剛剛說的話。

  上輩子的今日,她因心有所屬不願嫁給謝長寂,便將自己鎖在了屋內,最後被兄長花安奕強行送去了翊王府。

  這件事鬧得極大,京城人人皆知,謝長寂也因此成為了京城裏的笑話!

  如今重來一世,她決不能叫舊事重演!

  花向晚攥緊了手:“謝長寂在哪兒?”

  “姑爺……就在府外等著您。”

  聞言,花向晚忙往外走去。

  風從耳鬢吹過,珠釵步搖嘩啦作響。

  花向晚一路疾步出了花府。

  剛邁出府門,就瞧見一身紅衣正下馬的謝長寂!

  四目相對,謝長寂麵無表情。

  花向晚卻有些眼熱。

  她活過來了,真的活過來了。

  前世為自己起兵謀反遭人五馬分屍的謝長寂,現在好好的站在她眼前。

  情緒翻湧,花向晚直接撲進謝長寂懷裏,抱住了他:“謝長寂!”

  這一聲呼喊,夾雜著委屈,欣喜,慶幸……

  謝長寂垂眸看著懷中人,沒有說話。

  跟在花向晚出來的如意見這幕,嚇得手中喜帕都掉在了地上。

  跟著愣住的還有站在一眾賓客群眾裏的謝牧言。

  花向晚昨日還哭哭啼啼說心悅自己,死也不嫁他這個病秧子六皇弟,今日怎跟變了個人似的。

  與此同時,來觀禮的賓客也驚訝不已。

  “聽說這花小姐心悅太子謝牧言,是不願嫁給翊王的,可這……看著也不像啊?”

  “誰知道呢?皇家的事真真假假,誰能說的準?”

  他們的竊竊議論清晰的傳進了花向晚的耳朵。

  她有些緊張,不知道謝長寂會怎麽想。

  然後就感覺手臂一緊,緊接著被人推開。

  謝長寂後退了一步:“花小姐,男女授受不親。”

  花向晚呼吸一窒,謝長寂從來都是喚她向晚的,何時這麽生疏過!

  這一刻,她有好多話想要和謝長寂說,卻不知道怎麽開口。

  一旁喜婆先一步開口:“新娘子快上轎吧,免得誤了拜堂吉時。”

  說著,示意如意過來,給花向晚蒙上蓋頭。

  然而如意還沒動。

  就聽謝長寂說:“不必拜堂了。花小姐既心有所屬,本王亦不強求。”

  說著,他從袖中掏出一封和離書。

  “你我二心不同,難歸一意,自今日起各還本道,嫁娶不相幹。”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