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辰淩美雪 一切從退婚開始 著
第一章 五份婚約!
  第一章 五份婚約!(1/2)

  第一章  五份婚約!

  “小子,沒錢了的話就去弄一下銀行的係統,爺爺教過你的,隨便弄幾個億出來花花!”

  “辰辰啊,奶奶在你包裏放了一點迷情散,隻要往姑娘們杯子裏放一點,那明年就能給奶奶帶個大胖孫子回來了!”

  “你個臭小子一天到晚別光點外賣,我教你做飯的本事你可別忘了,現在的女孩子不好追,你雖然長得不行,可你可以先抓住她的胃啊!”

  “我教你的醫術可不能落下,外麵的庸醫多,別跟著那群人混,拉低了你的身份!”

  “你小子的功夫已經算是高手的行列了,不過你還是要低調,在外麵可千萬不要說功夫是我教的,明白了嗎?

  !”

  “……”

  在機場門口,顧辰手中左手拿著電話,手中拿著一疊泛黃的羊皮紙卷。

  “各位爺爺奶奶,我知道了!放心好啦,我又不是第一次下山,肯定不會被人欺負的,你們還不知道我嗎?

  !向來都是我欺負別人,還從沒有人欺負我呢!”

  顧辰在電話那頭輕笑道。

  電話那頭倒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說的倒也是,你小子一下走了,我們這還真舍不得呢!在外麵要是受了委屈,就給我們打電話,咱們幾個老家夥收拾他!”

  聽到這話,顧辰心裏也是暖暖的,他自六歲被人扔進河裏過後,飄到了一個類似於小島的地方,島上住著五個神秘的老者,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做飯炒菜也是非常厲害,在他的印象裏自己這些師傅就沒有不會的。

  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顧辰終歸是要離開了。

  掛斷了電話,他看著手中的那疊泛黃的牛皮紙卷無奈的搖了搖頭:“五份婚書,五個未婚妻,我還要挨個退婚,哎……好累啊……各位師傅也真是的,就不能為我考慮一下嗎?

  !長得帥,真是太難了啊!”

  “正好白家與淩家在江州!”

  “反麵白家,正麵淩家,選吧!”

  他摸出一枚硬幣朝著天空就是一彈,隨後立馬用手合著打開一看,隻見硬幣顯示的是正麵。

  “那就先去淩家君麗集團,找淩大小姐退婚再說!”

  在路上打了個車,給出租車司機說明了去處,那司機大叔一臉狐疑的看了看顧辰輕笑道:“小夥子,你也去應聘保安嗎?

  !你這細胳膊細腿的,也不抗揍啊!”

  “應聘保安?

  !”

  顧辰一臉狐疑的問道。

  “君麗集團總裁,淩美雪那可是一等一的美女,據說最近在招牌保安,必須要兵王退伍出身才行,每天都有好幾十號人排著隊去應聘,那是要百裏挑一的人選,小夥子我勸你還是別白費力氣了,那種白天鵝一般人可吃不了!”

  “你的意思是,我連癩蛤蟆都不如?

  !”

  “……”

  那司機大叔也隻是笑而不語,不過他倒是沒有說假話,一天到晚他能夠拉到十幾個是去君麗集團應聘保安的。

  一個個的乘興而去,敗興而歸,基本上都是沒有選上,君麗集團主要做的是珠寶行業。

  公司裏麵放著不少價值不菲的鑽石項鏈什麽的,需要的那可不是一般的保安!

  第一章 五份婚約!(2/2)

  “她是我未婚妻,我是來找她退婚的!”

  顧辰聳了聳肩輕笑道。

  那司機大叔也沒說什麽,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長得瘦也就算了,這小小年紀腦子怎麽還有問題了呢。

  君麗集團總裁那是什麽人,有錢有貌,追她的男人從公司排到城隍廟去,一點也不過分!可是這小夥子竟然說淩美雪是他未婚妻,而且……他還是來退婚的?

  !

  真是笑話!

  很快,這出租車便是到了公司樓下。

  “大叔,多少錢啊?

  !”

  顧辰摸了摸口袋。

  “算了,看你也挺不容易的,那錢你留著待會兒去醫院打車吧!”

  “……”

  下了車,顧辰穿著一身休閑裝,腳上是一雙幾十塊錢的地攤阿迪運動鞋,都已經有點開膠了,背上拿著一個灰色的包,那包的年代感很強,絕對得有三四十年的曆史了。

  “站住?

  !幹嘛的啊?

  !”

  身形壯碩的男人擋在了他前麵低喝道。

  顧辰相約一笑:“我來找我未婚妻,淩美雪!她在嗎?

  !”

  噗嗤!

  門口這幾個保安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小子八成又是來應聘保安的吧?

  !今天都打跑三十六個了,又來一個!”

  “費那麽多話幹嘛,收拾他就完事兒了唄!等會兒都快吃午飯了!”

  “……”

  這幾人活動了一下拳頭,便是朝著顧辰這邊走了過來。

  隻聽一聲聲慘叫傳來,三秒之後!

  顧辰踩著這幾個保安的後背朝著公司裏麵走了進去:“現在都市的人,都這麽浮躁嗎?

  !一見麵就要動手,我真的隻是來退婚而已!”

  “給我攔住他!”

  那帶頭的保安抬起頭低喝道。

  不一會兒的功夫,大廳裏麵所有保安全部都是出來了。

  顧辰無奈的搖了搖頭:“哎……多事之秋啊……”

  ……

  君麗集團,總裁辦公室。

  “你說什麽?

  !我有個未婚夫?

  !開什麽玩笑?

  !”

  淩美雪坐在椅子上衝著電話那頭低喝道:“爺爺,你們當年許諾的婚約,幹嘛要我來承認!我不同意!”

  “必須得同意!十年前我們淩家差點遭受滅頂之災,幸好有個隱世高人幫了我們淩家,才得以繼續延續下去,他曾說過你是地鳳之命,你未婚夫是天龍之命,二者絕配!據說已經到江州了,不管你用什麽辦法,搞定他!給他生孩子!這樣我們淩家至少還能太平三十年!”

  “什麽?

  !我還要給他生孩子?

  !”

  這氣的淩美雪一把便是掛斷了電話,看著桌上的一堆簡曆,這都一兩個小時了,竟然一個合格的應聘者都沒有。

  “淩總!外麵有個人找你……”助理這時快步將門推開,小聲喊了一句。

  可是還沒等淩美雪開口,那門直接就是被推開了,隻見一個穿著簡單背上還背著一個包的年輕人走了進來。

  “老婆!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