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小神農 墨魚 著
第二千零六十四章賭局
  不過讓天狂感到意外的是,王小龍竟然並沒有絲毫的情緒上的波動。

  哪怕得知天狂來自於聖宇界,王小龍依舊是那副平靜無波的樣子。

  天狂並不知道,王小龍早就已經猜測出了他的身份。

  並且,王小龍不知道他的身份還好,知道他的身份之後,殺意越發的沸騰了起來,隻想要讓對方付出血與淚的代價,死無葬身之地。

  “哦?所以呢?就問你敢不敢玩?要是不敢的話,乖乖給我磕三個響頭,這件事到此為止也沒有問題,我王小龍從來不是一個得理不饒人的人。”

  王小龍的回答霸道無比。

  隻是簡單的一句話,就讓天狂的臉色跟吃了死老鼠一樣難看,再也得意不起來。

  不僅如此,就連在場所有人都不由得嘩然。

  王小龍未免也太狂了一點!

  這人,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還敢說出這種話?

  他難道就不擔心會出現什麽意外嗎?

  天狂可是來自於聖宇界,真要是對他出手的話,哪怕有龍族庇護,這件事也不可能善了的。

  “好,很好,非常好!”

  天狂咬牙切齒的開口,連續說了三個好字。

  他對王小龍可謂是恨之入骨。

  這小子竟然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裏。

  “那就繼續玩下去,就怕你到時候玩到哭出來。”

  天狂頓了頓,嘴角上揚,以一種看死人一樣的目光盯著王小龍,繼續道:“規矩很簡單,你搶走了我的凰血石……”

  “打斷一下,不是搶走你的凰血石,而是這塊凰血石本來就是我的,是你自己沒本事買下來,並且,這是我的東西,就不要對它有什麽想法了,我哪怕是拿回去墊屁股,都跟你沒有一塊獸晶的關係,懂了嗎?”

  王小龍直接打斷天狂的話,以一種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繼續說道。

  天狂氣的拳頭都捏緊了,這要不是在西城區的話,他直接一拳砸在王小龍的臉上了。

  “好,就算是你的東西……”

  “再次打斷,不是就算是我的東西,這本來就是我的東西,你要是還拎不清的話,就別跟我玩了,我王小龍從來不跟你這種蠢到家的蠢貨玩遊戲,因為,我怕被你這種豬腦子帶跑偏了,導致我的智商都受到影響。”

  王小龍每一次回懟,都像是一把無形的匕首,狠狠的紮在天狂的心窩子裏。

  天狂恨的不行。

  可現在圍觀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他不好繼續跟王小龍叫板,也不想王小龍放棄跟自己繼續玩下去的機會。

  他現在麵子已經丟大發了,那他肯定要想方設法的找回場子,尤其是要在這麽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找回場子才行。

  “規矩很簡單,西城區這裏東西琳琅滿目,基本上市麵上的天材地寶,在這裏都能夠買到,那我們就比一比,看看誰能夠買到好東西。”

  天狂索性不提凰血石的事情,省的再被王小龍懟的沒脾氣。

  他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要報王小龍搶奪凰血石的仇。

  之前被王小龍鑽了個空子,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給王小龍機會。

  不僅如此,他還要當著王小龍的麵,搶奪王小龍看中的東西,這樣子才能夠報仇雪恨。

  “就這?你好歹也要加一點賭注才有意思,輸的人應該怎麽辦?你先跟我說清楚。”

  王小龍挑了挑眉,覺得不夠有意思。

  他自然明白天狂的目的,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抓著這件事,讓天狂出波血。

  雖然跟天狂接觸的時間並不久,可是王小龍已經看明白了天狂的性格,這是個極度心高氣傲,極其自負的人。

  對方為了挽回麵子,一定會想方設法的讓王小龍答應自己的要求,這,自然就給了王小龍拿捏對方的機會。

  天狂不由得一愣。

  他隻想著找回場子,沒想到王小龍竟然比他還喜歡玩。

  這讓天狂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有點意思!

  此時此刻的天狂不僅僅是想要報仇,更是覺得王小龍有點意思。

  不知道天高地厚到有點意思。

  天狂冷笑不止道:“沒問題,有點賭注才好玩,你之前不是說了,讓我給你磕三個響頭,那我就把這句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輸的人到時候給贏的人磕三個響頭,要能夠清楚傳到在場所有人耳朵裏的那種。”

  “一言為定,你可一定要磕的響一點。”

  王小龍沒有拒絕,欣然同意道。

  在場眾人早就已經石化了。

  他們一臉匪夷所思的看著王小龍。

  要是換做他們,在得知天狂的來曆之後,早就嚇得雙腿發軟,扭頭就跑了。

  結果王小龍倒好,得知天狂的身份非但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

  這讓眾人激動不已。

  一方麵,他們有熱鬧可以看了,誰輸誰贏,他們並不在乎,可能夠看到王小龍跟天狂叫板,讓他們一臉滿足。

  另一方麵,他們也可以隱約得知王小龍的背景,如果王小龍隻是依仗龍族的話,絕對不可能這麽囂張。

  畢竟,龍族不可能為了一個外人得罪聖宇界。

  充其量會想辦法保住王小龍,不可能跟聖宇界正麵產生衝突。

  這也就意味著,王小龍敢這麽做,一定是有足夠的底氣,王小龍的背後,說不定有並不遜色龍族這種級別的頂尖大勢力,才有可能跟聖宇界掰手腕。

  隻有同等地位的存在,彼此之間才有叫板的底氣,地位不足,還沒有叫板就已經先心虛了,哪裏還有跟天狂囂張的資本。

  想到這,眾人蠢蠢欲動,跟在王小龍二人的身後,想要目睹全過程。

  沒有人知道,王小龍根本就沒有什麽背景,他隻不過是經曆的太多,早就已經處變不驚。

  更何況王小龍向往的是大自在,大逍遙,怎麽可能被一個天狂就嚇的頭都抬不起來,要是這樣,他還談什麽大自在,大逍遙。

  “那就手底下見真章,看看誰的本事大。”

  天狂留下這句話,扭頭朝著前方走去,這片區域他已經轉過了,沒有什麽寶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