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小神農 墨魚 著
第二千零六十三章可怕的聖宇界i
  “嗬嗬!”

  天狂突然怒極反笑,眼中迸射出兩道駭人的寒意。

  他已經徹底被王小龍激起了殺意,隻要王小龍敢離開西城區,就必定會死無葬身之地。

  隻不過這一刻,天狂並沒有著急對王小龍下殺手。

  這個蠢貨,不是很囂張嗎?

  那就讓他再囂張一會。

  天狂倒要看看,等一會王小龍還有沒有辦法繼續囂張下去。

  他要讓王小龍後悔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讓對方知道,得罪自己將會有什麽樣的下場。

  “嗬嗬?嗬嗬你大爺啊!你是不是說不出話來了?還是說被我說的話整得啞口無言,隻能夠用這種愚蠢的方式進行回應?我還以為你真的狂的沒邊了,結果到頭來隻不過是一個蠢貨罷了,虧得我還打算跟你玩一玩,結果現在看來,你根本就不配跟我玩!”

  王小龍也是個暴脾氣的主。

  當初敢跟刺拉爾叫板,可想而知他的性格本就是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更何況天狂還是來自於聖宇界,並且對她產生了殺心,王小龍更是不可能給對方麵子。

  天狂叫板是吧?

  那王小龍就跟對方繼續玩下去,看看誰更加囂張。

  正因為如此,哪怕這麽多人在場,王小龍也沒有跟天狂絲毫的麵子,一言不合就是破口大罵,讓天狂的麵子都掛不住。

  天狂聽的目瞪口呆。

  他什麽時候遇到過王小龍這種人。

  要知道,他從小到大,都是聖宇界的天之驕子,不知道多少人,多少勢力都以他為中心,上趕著巴結他。

  也就隻有王小龍,一點都不慣著他,不服氣?不服氣有本事就動手啊!

  這要是在聖宇界,天狂絕對一巴掌拍死王小龍。

  不!

  他要折磨眼前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讓對方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血與淚的代價。

  隻不過現在確實不合適動手,畢竟這裏並不是聖宇界,而是在獸域,還是龍族的地盤。

  天狂哪怕再又脾氣,在龍城這裏,還是要收斂一點。

  不然的話,他也不會讓鬼老暗中跟蹤王小龍準備動手。

  “好!”

  天狂突然冷笑不止道:“你喜歡玩是吧?那我就跟你玩到底,就怕你到時候玩不起,需要跪在我的麵前,祈求我的原諒。”

  天狂底氣十足。

  身為聖宇界的天之驕子,他獲得的資源自然是最好的。

  本來聖宇界就有淩駕於七大域界之上的姿態,在上古時代終極一戰之後,聖宇界的地位更是直線上升,蘊含的資源更是外人難以想象。

  在這樣的世界長大,又是被傾盡全力栽培的天狂,可以說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什麽好東西都有。

  跟王小龍比,他絲毫不怕。

  況且,王小龍現在在天狂的眼中幾乎等於是個死人。

  一個死人,想要玩,天狂自然無所謂。

  他要從精神層麵和絕對實力的層麵,雙層碾壓王小龍,讓這個不知道死活的家夥知道,彼此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麽大。

  想到這,天狂就忍不住激動的渾身都在顫抖起來。

  “王小龍還真的是個惹禍精,怎麽一轉眼的功夫,他又跟別人叫板了?”

  “不過以王小龍如今的威勢,竟然還有人敢跟他叫板,看樣子來曆絕對不簡單。”

  “天狂?姓天?難不成是聖宇界天門的人?沒錯,一定是這樣,也隻有聖宇界天門,才有這個底氣敢跟王小龍叫板!”

  “什麽!你說天門?就是那個執掌傳說中可以通天之門的勢力,據說他們的勢力,在聖宇界也是最頂尖的存在,就連龍族和獸神殿這種勢力,也要略遜一籌,不敢跟天門叫板。”

  “也不是不敢跟天門叫板,隻不過他們跟天門屬於伯仲之間,可能會稍微遜色一些,所以不到萬不得已,龍族和獸神殿也不願意跟天門作對,更何況,天門可是聖宇界的頂尖大勢力,要是真的發生衝突的話,很有可能演變成兩個世界的戰鬥,說不定還會重新上演上古時代妖域和聖宇界的終極一戰。”

  “唉,你們都不知道聖宇界的可怕,我倒是了解一些,在我們獸域,稱得上頂尖大勢力的勢力,滿打滿算也就隻有十指之數,可是在聖宇界,這種級別的勢力多達一百之多,可以說如今的七大域界加起來的頂尖大勢力數量,也比不上一個聖宇界。”

  “我去,聖宇界這麽可怕嗎?怪不得被稱作強者的搖籃,當年輝煌一世的妖域都輸給了聖宇界。”

  各種議論聲層出不窮。

  所有人都被王小龍和天狂之間的衝突吸引了注意力。

  在猜測出天狂的來曆之後,眾人更是震驚的瞠目結舌。

  很多人都隻是知道聖宇界的可怕,可沒有人知道,聖宇界竟然會可怕到這種地步。

  一個聖宇界,就比得上七大域界的力量總和。

  要不是因為七大域界都知道,一旦其中一個域界被覆滅,剩下的六個域界也沒有好下場,彼此之間互通有無,相互之間守望互助的話,以聖宇界的實力,完全可以將七大域界逐個擊破。

  隻能說,七大域界如今跟聖宇界之間維持了微妙的平衡。

  聖宇界不會對七大域界輕舉妄動,而七大域界也不會主動招惹聖宇界,彼此之間保持明麵上的和平,不過暗地裏,還是有暗流湧動的。

  譬如之前的龍族,就已經被聖宇界滲透過,出現了叛徒想要投靠聖宇界。

  天狂臉上浮現出得意之色。

  他的來曆唄眾人說破,並沒有讓他感到不滿,反而極大程度的滿足了他的虛榮心。

  天狂享受眾人對他敬畏的目光。

  身為聖宇界的天之驕子,他已經習慣了眾人在知道他的來曆後,表現出的誠惶誠恐的樣子,這讓他感到滿足。

  “小子,有本事繼續跟我玩啊?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可以跟我玩下去。”

  天狂眼中帶著一絲輕蔑之色,看著王小龍,主動挑釁王小龍,示意對方要是不服氣的話,可以盡管繼續跟他叫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