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小神農 墨魚 著
第二千零六十二章聖宇界天狂
  “什麽,這塊竟然是凰血石?”

  攤主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這塊看起來普普通通,隻不過沾染上紅色血跡的石頭。

  要不是年輕男人一語道破天機,說出凰血石的秘密,攤主打死都不敢相信,這塊石頭竟然就是傳聞中價值百萬的凰血石。

  要知道,鳳凰一族在太古時代就已經銷聲匿跡,鳳凰一族留下來的東西,更是少的可憐,幾百年都不一定會出現一次。

  一塊凰血石,雖然隻不過是沾染上鳳凰一族的血液,可在如今這個時代,依舊珍貴無比,讓人為之眼紅。

  “沒錯,這就是凰血石,一塊價值最少也是百萬上品獸晶的凰血石,竟然被人用兩萬塊上品獸晶買走,你不覺得可惜嗎?”

  年輕男人繼續拱火道。

  他故意說出凰血石的來曆,就是為了讓攤主肉痛,給王小龍找不痛快。

  “我買下來的東西,那就是我的,交易已經達成,就算是你後悔也沒有用了,並且,不要給人當槍使,你以為我要是不付錢的話,這塊凰血石就是你的了嗎?有的人,同樣也想要凰血石,要不是被我搶先一步搶到手中,他絕對不會告訴你關於凰血石的真相的。”

  王小龍麵不改色的開口,說破了真相。

  年輕男人怎麽可能會那麽好心,告訴攤主這塊石頭是凰血石。

  他隻是知道這塊石頭如今已經不屬於自己,所以才明裏暗裏的慫恿攤主朝著王小龍索要回這塊石頭。再進行搶奪。

  隻可惜,交易已經完成了,凰血石如今是王小龍的。

  攤主就算是想要反悔也不行。

  怪隻能怪攤主自己眼睛沒有擦亮,並沒有發現凰血石的珍貴,隨意定了個低價。

  這也是西城區一個特別的潛規則,一般情況下,商品的估值都會謹慎再謹慎,畢竟交易達成的太快了,快的有可能讓人反應都反應不過來,更別說改價格。

  “唉!是我看走眼了,算了!”

  攤主無奈的歎了口氣,沒有多說什麽。

  他更沒有向王小龍索要回凰血石。

  他知道,這一個啞巴虧,他隻能自己吞下,誰讓他沒有發現凰血石的珍貴之處呢!

  不過很快,攤主的臉上就浮現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他收到了王小龍的暗中傳音。

  “別難過,等一會我會按照凰血石的市場價給你補上,不會讓你吃虧的,隻不過,你不能說出來。”

  王小龍這是故意這麽做的。

  他就是要給年輕男人一種錯覺,自己趁機鑽空子,占了一筆大便宜,尤其是這個便宜還是從年輕男人手中搶來的,這更是可以進一步的刺激年輕男人。

  隻不過,王小龍並沒有打算欺負攤主,占攤主的便宜,所以才會暗中傳音告訴攤主自己會補上差價。

  這麽一來一去,年輕男人的鼻子都要被氣歪了,看向王小龍的目光中,更是多了幾分怨恨。

  這塊凰血石,本應該是他的東西,結果誰想到竟然被王小龍提前一步搶到手中。

  而且,還是用這麽低賤的價格搶走,一想到這,年輕男人就氣不打一處來。

  “小子,這東西可是我先一步看上的,也是我先發現凰血石的珍貴之處。”

  年輕男人一字一頓的開口,語氣中充滿了威脅。

  他知道,想要利用攤主索要回凰血石已經不現實,攤主早就已經放棄了這個念頭。

  無奈之下,年輕男人打算用其他方式索要凰血石。那就是以勢壓人,用自己的強勢,逼迫著王小龍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

  這讓王小龍笑的合不攏嘴,年輕男人火氣越大,覺得越憋屈,王小龍的心情越好。

  “我知道啊!所以為了感謝你給我占了這麽大的一個便宜,我才沒有直接把凰血石收了起來,讓你多看兩眼,不得不承認,你的眼光還真不錯,竟然能夠一眼就認出凰血石,多虧了你,不然我還沒機會搶奪這塊寶物。”

  王小龍本著氣死人不償命的想法,一臉無所謂的開口。

  為了進一步的刺激年輕男人,甚至於還大搖大擺的將凰血石在年輕男人麵前晃悠了兩下。

  這一舉動,簡直就像是在傷口上撒鹽一樣,讓年輕男人恨得牙根直癢癢。

  他想要一巴掌拍死王小龍,可是一想到西城區的規定,年輕男人還是強行壓製住了內心的怒火。

  至少,他不能夠明目張膽的出手,這樣是公然挑釁龍族的威嚴,哪怕是以他的來曆,也不方便這麽做,容易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好!很好!這麽多年以來,敢對我天狂說話的人,你是第一個人。”

  年輕男人天狂咬牙切齒道。

  聽到天狂的話,王小龍表情不由得一變。

  他想到了一個人。

  在龍野留下的遺跡的時候,幾次三番針對自己,想要自己命的人。

  聖宇界天黎。

  天狂跟天黎全部都是姓天,這絕對不是一個巧合。

  王小龍終於明白,自己對天狂為什麽會打心底裏產生敵意了。

  要是他沒有猜錯的話,天狂很有可能是聖宇界的人,這是傳承於血脈之中,對聖宇界的仇恨敵意。

  這也進一步讓王小龍對天狂產生了殺心。

  如果說之前王小龍對天狂的敵意,隻不過是因為第一眼見麵相互不對付,以及後續得知暗中跟蹤自己的準大能是天狂派出來的緣故的話。

  那這一刻,王小龍真正產生了殺意。

  沒有其他原因,隻因為,天狂來自於聖宇界。

  “天狂?什麽阿貓阿狗,也敢在我麵前自報家門,不過也正常,人如其名,你敢用一個狂字當做名字,肯定狂的沒邊了,隻不過你這種狂,是蠢到家的狂罷了在我麵前,也不過隻是一個路人甲罷了。”

  王小龍擠兌著天狂。

  這話一出,天狂的臉色瞬間跟吃了死老鼠一樣難看。

  天狂恨得想要一巴掌拍死王小龍,他已經足夠狂了,沒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一個比他還要狂的混蛋,王小龍竟然敢絲毫都不把他放在眼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