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biqugeso.net
第五章賠你一盆鬼蘭
  給手機充上電,臨睡午覺前,王小龍看了一下火焰直播平台的賬後後台。

  雖然直播間之前一個個報價很是積極,不過這會兒真的私信的隻有寥寥幾條。

  一一點開看了一下,然而幾個都是出價幾百千把塊的,王小龍心裏咯噔一下,有點失落。

  剛才不是還有報價五萬的嘛?

  這心理預期一下子上去了,結果現在才千把塊,王小龍心都冷了。

  黑著臉繼續點開最後一個。

  頓時眼前一亮,他終於發現了一個讓他很心動的價格!

  五萬!

  是那個報價五萬的人!

  沉吟了片刻,王小龍斟酌著措辭回複了一下,對麵似乎剛好在玩手機,很快回複了。

  兩人聊了幾句,約了明天見麵交易。

  王小龍考慮了一下從村裏坐大巴到市區的車站,最後將見麵的地方就定在車站附近的一個小廣場那。

  午覺睡醒後,王小龍又被阿媽催著下午依舊是去水田裏抓龍蝦。

  後天收購的小龍蝦的二道販子就要來了,得抓緊時間湊一波量。

  其實如果能自己開車運出去的話,賣的價格會更高,但是路途奔波,大多數村民沒有車或者不會開車,再者也沒有整套的設備,龍蝦在路上恐怕就死了。

  那價值反而會大打折扣。

  要是零散個體戶自己特意去買一套設備,又太貴,太浪費。

  這就給了二道販子賺錢的機會。

  王小龍鬱悶的去水田忙碌了一下午,回家吃飯,為了明天不遲到早早回房間。

  “這孩子今天怎麽這麽早就回去睡覺了?”

  “不知道啊,該不會是生病了吧。”

  “我去看看吧。”

  阿媽憂心忡忡的進門看了看。

  王小龍找了個累著的理由含糊過去,賣何首烏這事八字還沒一撇,萬一被忽悠了沒賣成呢,還是先不要告訴爸媽了。

  免得他們白高興一場。

  一想到明天就可以賺到一大筆錢,激動的差點睡不著。迷迷糊糊不知道什麽時候睡了過去。

  深夜。

  昏暗的房間中,王小龍眉心的靈符一閃一閃的,散發著淡淡的熒光,很不明顯。

  窗外的大黃從狗窩裏探起頭來張望了一眼,又縮回去繼續睡覺。

  睡夢裏。

  依舊是模模糊糊的朦朧,意識似乎附著在原先的土地神身上,親身經曆了歲月變遷,施展術法拯救蒼生。

  靈符上屬於王小龍的氣息越發濃厚了幾分。

  “哦哦哦~”

  熟悉的大公雞早早打鳴,吵醒了王小龍,擾人清夢,氣的咬牙,“這大公雞肯定入秋著涼了,不行,得想辦法吃了它!”

  昨晚的睡夢很多都模糊忘卻了,唯一一道術法福至心靈的烙印在腦海深處。

  有了昨天的經驗,這次王小龍很是熟練的發現了異常所在,稍加摸索,就掌握了新的傳承。

  “孕靈術”!

  來不及測試,還要趕時間進城,匆匆下床洗漱出門。

  坐上大巴。

  一路搖搖晃晃,山路十八彎。

  ……

  市公交站。

  王小龍麵如菜色,踉蹌的從車上走下來。

  老舊的大巴車油位挺重,加上今天還有帶著活雞和狗崽的,更是多了不少臭味。

  深呼吸一口氣,王小龍無奈的歎了口氣,“要是自己有車就好了。”

  不過也就想想,緩了緩走向小廣場。

  昨天和買家加了微訊,聯係了一下。

  “稍等,馬上到。”

  對麵很快回複了一句。

  十幾分鍾後。

  一輛路虎攬勝停在王小龍旁邊。

  車窗落下,露出一張帶著墨鏡的精致麵容,波浪長發,一襲看起來就很高檔的長裙。

  看起來很高冷啊……

  王小龍猶豫了一下開口,“那個……是你要買何首烏嘛?”

  “沒錯,可以看下貨嘛?”

  車上的女人摘下墨鏡,笑著下車,意外的親和友善。

  而同時後麵的車門也打開,下來一個穿著白色背心的老大爺,看起來普普通通,不過精神瞿爍。

  手裏拎著一個小瓷盆,裏麵一株小巧的蘭花,不過好起來好像有些蔫了,病懨懨的。

  見王小龍好奇的目光看向老人,年輕女人笑著介紹,“這是我爺爺。”

  “您好您好。”

  王小龍趕緊笑著打招呼,順便將塑料袋裏的何首烏掏出來。

  對麵的老爺子本來見到塑料袋還有些鄙夷,不過何首烏剛露出來,老爺子頓時來了精神,激動的上前接過何首烏細細查看。

  年輕女人歉意的朝王小龍笑了笑,很無奈。

  “好,好啊,這一株何首烏品相很完美,年份也有三十多年,藥力充沛。”

  老爺子激動的哆嗦,“小夥子開個價吧。”

  “昨天說好了五萬就五萬吧。”

  王小龍開口道。

  “啊?”

  老爺子一愣,臉色微變。

  王小龍心裏一慌,難道高了?對方不樂意要了?那女的沒和她爺爺說價格?

  詢問的視線看向年輕女人。

  年輕女人也有點懵。

  “不是,怎麽這麽便宜,小夥子膽子要大一點啊,你這樣做生意會虧的。”

  老爺子的下一句話讓兩人哭笑不得。

  王小龍鬆了口氣,“沒事,就這個價吧,差不多就好了,知足常樂。”

  年輕女人詫異了一下,爺孫倆看向他的眼神有點古怪。

  “哈哈,行吧, 小穎給他轉賬。”

  老爺子楞了楞笑出聲,反手摸出一張名片遞給王小龍,“小友要是以後還有什麽藥材,可以給我打電話,有什麽麻煩也可以找我。”

  林小穎一驚,這還是爺爺少有的主動給名片。

  作為省名醫專家,爺爺的人脈分量可是很大的,剛才那一句話可是等於承他一個情了。

  那是十幾萬都買不來的。

  王小龍無知無畏,禮節性的接過名片看了一眼,隻有一個名字和電話,林成壽。

  轉賬交易完成,王小龍就準備離去,然而在把何首烏遞給老爺子的時候,不小心把老爺子手裏的那個小盆栽給蹭落到地上了。

  場麵一靜。

  林老爺子楞楞的看了一眼地上摔到破損的蘭花,眼底閃過惋惜和肉疼。

  張了張嘴還是沒有說什麽。

  王小龍尷尬窘迫,呐呐的開口,“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賠您一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