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biqugeso.net
第一章 土地神傳承
  秋高氣爽小龍蝦肥。

  洞庭湖邊。

  臨洋村。

  中秋還有幾日,王小龍已經早早的開始忙碌了,以往每年這個時節都是他跟著阿爸一起侍弄他們的稻花田。

  不過今年年初阿爸受了傷,落下病根有點跛腳,腿腳不便,農活也就隻能靠他一個人了。

  王小龍直起有點酸痛的腰。

  將一隻肥碩的小龍蝦丟進竹簍裏,揪著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

  竹簍裏已經有了小半婁,一隻隻小龍蝦堆在一起爬來爬去,哢哢哢的揮舞著大鉗子。

  今天是個好天氣,晴空萬裏,幾縷閑雲慢悠悠的飄過,而且也不怎麽熱,絲絲涼風拂過,給王小龍帶來一些農忙之餘的愜意。

  在田野間掀卷起層層金黃色的浪花。

  嘰嘰喳。

  幾隻山雀從空中輕盈的掠過,落在電線上歪頭梳理羽毛。

  王小龍擦擦手,從後麵的屁股口袋裏掏出手機準備看了看時間,應該是快中午飯點了。

  不過屏幕都快裂成蛛網紋的手機按了好幾下,屏幕才亮起來。

  “誒,好想換手機。”

  王小龍歎了口氣,不過也就隻是想想,家裏可沒那麽多錢。

  大專畢業後東奔西跑,工作一直沒有什麽起色,最後還是回到山村來跟著阿爸做點養殖混口飯吃。

  “大黃,回去了。”

  王小龍吹了聲口哨,招呼了一句。

  “汪!”

  遠處的田壟上傳來一聲回應,像是在說知道了,隨即一隻高大的黃色土狗懶洋洋的站起來。

  “大黃你這個懶家夥。”

  王小龍拎著竹婁走過去,笑罵道。

  大黃擺了擺尾巴,靠近王小龍褲腳蹭了蹭,動作還是慢悠悠的。

  他已經有點老了。

  陪伴王小龍度過了他大半個童年時光。

  “……我獨自走過半山腰,山間野狗來作伴。層林盡染百舸爭流,秋風吹過鬼門關。一瞬三年五載……”

  哼著小曲兒,一手提溜著竹婁,一手拎著人字拖,沿著田壟,光著腳丫走去。田壟裏濕泥土多,他可不想鞋子嵌進去。

  大黃顛顛的跟在後麵。

  “汪汪!”

  聽到唱到野狗的時候大黃不滿的哼唧,惹得王小龍大笑。

  快離開水田邊緣的時候。

  王小龍突然眼前一亮,他發現了在石頭台階旁邊多出來一個熟悉的孔洞。

  一道有點像蛇的土黃色腦袋探出來一下又嚇的馬上縮回去。

  是黃鱔的窩!

  “嘿嘿,個頭好像還挺大,晚上讓阿媽做個土鍋燜黃鱔給阿爸補補身子。”

  緊走幾步上台階,王小龍興奮的將竹婁和拖鞋放到柏油路上。

  又尋了根狗尾巴草,手指靈活的翻飛做了個小結。

  抖抖索索的伸進黃鱔窩的孔洞。

  沒有動靜。

  不過王小龍很有耐心,繼續在輕輕抖動,勾引黃鱔是個細致活。

  幾分鍾之後。

  一條黃鱔追著草結冒了點頭,就在這時,王小龍眼疾手快的一把探出手,噗呲的一下捅進孔洞裏。

  抓住了!

  入手滑膩,黃鱔使勁的掙紮。

  不過王小龍抓黃鱔是個很有經驗的老手了,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死死的卡住黃鱔的頭部。

  確定抓牢後,王小龍笑著將手用力的進進出出,進進出出!

  這是要把黃鱔弄暈減少掙紮力度!

  反複幾下之後,王小龍緩慢的往外麵抽出。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陡然出現!

  “嘶啊——好痛!”

  裏麵不知道是什麽,似乎是黃鱔一口咬住了王小龍的大拇指。

  痛楚的感覺讓王小龍額頭冷汗一下就出來了,不過還是不肯放手,一發狠,右手往外麵使勁一扯。

  噗啦!

  出來了!

  一條肥碩的土黃色黃鱔,半米長,兒臂粗!

  長長的身軀使命的扭動。

  陽光下隱約可見鋒銳的細密牙齒閃著寒光,依舊狠狠的咬在他的大拇指上,沁出殷紅的血液。

  十指連心,痛的一批!

  “小樣,還不是讓我給逮住了。”

  長著這麽凶狠牙齒的黃鱔,王小龍還是第一次見。

  心裏又怕又氣。

  王小龍惡狠狠的用另一隻手卡住黃鱔的頭顱使勁,吃痛之下,黃鱔終於鬆開了嘴巴。不過黃鱔掙紮的更加劇烈了。

  嘴巴一張一張的可勁兒扭動頭顱試圖咬人。

  王小龍一慌張,抓著黃鱔幾步跑上台階,一甩手狠狠的將黃鱔摔打在柏油路上。

  落地之後黃鱔不僅沒有受傷的痕跡,反而快速的扭動身軀就要逃走。

  眼看著就要爬下柏油路鑽進水田泥地裏。

  “汪汪!”

  關鍵時刻,大黃勇敢的衝上去,一爪子拍下去將黃鱔死死壓住。

  黃鱔使勁掙紮,但是大黃爪子、利齒一起上,還是將黃鱔困住了,低著狗頭汩汩的吮吸著什麽。

  活了這麽多年,大黃可是知道黃鱔很好吃的。

  特別是這麽肥美的,洗淨後大菜刀哢哢一剁,切段後加鹽料酒醃漬,之後不管是裹上麵粉油炸,還是紅油辣椒爆炒,又或者是加上筍絲、酸菜石鍋燜燉……

  吸溜吸溜。

  村頭二狗聞到味都饞哭了,拋下好不容易討好到的小母狗都要衝過來。

  “幹的漂亮!”

  王小龍大笑著誇讚了一句,快步過去抓起黃鱔就使勁的在地上反複摔打。

  這麽猛的撞擊,就算它再粗再長也沒用,很快就軟趴趴的癱在地上。

  王小龍撿起地上的黃鱔就準備丟進竹簍裏。

  不過抓到手裏之後,發現觸感好像有點不太對,由於黃鱔已經死了,他這會兒是很隨意的抓著軀體。

  “什麽東西這麽硬邦邦的?”

  王小龍一愣,用手盤了盤,發現黃鱔肚子裏還有個硬物,好像是圓球狀。

  產生好奇的王小龍在地上找了個塊鋒利一點的石頭,蹭了蹭之後捅進了黃鱔的體內,一劃拉。

  當啷。

  圓球狀硬物掉在地上,似乎是一塊水晶球,晶瑩剔透,裏麵兩道靈光遊走竄動,看起來極為不凡!

  發財了!?這要去城裏光是材料就能賣個幾千吧,要是古董的話恐怕更貴!

  有換手機的希望了!

  王小龍大喜,彎腰撿起,然而右手大拇指上之前被黃鱔咬出的血液嗖的一下流向水晶球。

  緊接著還沒等嚇到的王小龍反應過來,水晶球一閃。

  直接化作流光竄進了他的手心。

  隨即一股暖流從右手直奔一路向上,越過小臂、大臂、肩膀、脖子,最後停在眉心!

  “什麽鬼?”

  王小龍惴惴不安的看看手,又摸摸額頭,心慌意亂。

  然而幾分鍾過去,一點事都沒有,甚至手上的傷口也沒了。

  實在琢磨不出原因的王小龍無奈拎起竹婁先回家。

  草草吃過午飯,下午王小龍就要繼續去田裏抓龍蝦。

  “阿媽,那條黃鱔晚上燜一下吃。”

  “好好,你個小饞鬼,和你爸一個德行,知道了,出門小心點。”

  晚上天黑了回家。

  如願以償的吃上了燜黃鱔,一家三口其樂融融。

  鮮美的湯汁拌飯,王小龍多吃了兩碗飯。

  大黃也跟著占了便宜。

  熱乎乎的補湯肉食下肚,阿媽帶著阿爸出去遛彎散步,有點困倦的王小龍早早回房睡覺。

  眉心微光一閃。

  “風雨雷電,急急如律令!”

  ……

  “土地兒,天道崩壞,明日這個時辰我等都要隨陛下離去這方世界,你可莫誤了時辰。”

  ……

  “走了?怎麽提前都走了……”

  ……

  “沒了,都沒了,仙氣也要耗盡了,這場浩劫終是撐不過去,見不到眾仙回歸了,誒,也罷,陛下,老臣無能為力……”

  ……

  “持此土地神靈符者,得老兒傳承,為新的一方土地。”

  一晃千年。

  滄海桑田,幾經變幻,睡夢中的王小龍眉頭緊皺,從眉心起,瑩瑩的白光逐漸傳遍全身。

  片刻,白光斂去。

  細看之下,王小龍渾身白淨了不少,肌膚如玉,沉睡的身軀散發出淡淡的威壓。

  一夜無話。

  “哦哦哦——”

  公雞亢奮的啼鳴打破了晨霧繚繞的山村清靜。

  王小龍揉著惺忪的睡眼坐起來,陡然一驚,“我去,我……我尿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