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biqugeso.net
第5章 侯爺
  其他人見到這一刀,除了秦月池外,都眸光閃爍。

  這一刀虎虎生風,威勢驚人,的確是有幾分功力,叫人心中生寒。

  但是趙夫人心中還不滿意,她覺得護衛出手的部位,太過保守,不應該隻是對準秦塵的一個手臂,而應該是他的腦袋。

  即便如此,眾人也仿佛看到了秦塵渾身鮮血,痛苦求饒的畫麵了。

  但是——

  叮叮叮!

  預料中的場麵並未發生,秦塵手中的長劍上在刹那間陡然暴起三道寒芒,接著金鐵交戈的聲音響起。

  那護衛還沒來得及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麽,隻覺得眼前一花,掌心一麻,手中刀柄連連劇震,戰刀幾乎拿捏不住,差點脫手而出。

  他連催動元氣,這才死死握住了手中戰刀。

  而後剛準備反擊。

  下一瞬間,一柄寒光四溢的長劍,已經抵住了他的喉嚨。

  冰冷的觸感,仿佛死神的鐮刀,控製著他的生命,令他渾身發寒,頭皮發麻,宛若噩夢,身軀僵直不動。

  刹那間。

  周圍眾人都死死瞪大了自己的雙眼,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果說先前那個護衛是因為大意,才被秦塵得手的話,那麽剛才這名護衛已經全力出手,可結果依舊令人大吃一驚。

  就連那護衛也實在是想不明白,隻有人級初期的秦塵,是如何擋住他的毒龍吐信?扛住他人級後期的修為,並占據上風的?

  “這個小畜生,竟然……”趙夫人目光一寒,也是大吃一驚,脫口而出道:“秦塵,你好大的膽子,還不把劍放下。”

  她怒目圓睜,威風凜凜,這個時候,依舊有秦家主母的威風。

  “放下?”秦塵咧嘴一笑。

  就見他眼中射出一道冷厲的光芒,手中長劍猛地一壓,而後一拉。

  “塵少爺,不要……”

  那護衛見狀心下一寒,急忙開口求饒,卻已經來不及了。

  噗!

  一股熱血像是噴泉,從他脖頸中噴濺而出,遠遠的灑了一地。

  屍體,無力的跌倒在地。

  “想殺我,還想我饒了他?!”

  秦塵臉上始終帶著笑容,看在人眼裏,卻讓眾人遍體生寒,如同惡魔一般。

  一時間,整個秦府,鴉雀無聲。

  “還有你!”秦塵轉頭看向趙啟瑞,眼睛微微眯起,如同盯住了獵物的惡狼,冷冷道:“你若是再敢打我娘親主意,小心我會忍不住殺了你。”

  趙啟瑞臉上頓時露出憤怒之意,剛準備發怒,可看到秦塵的眼神後,一股寒氣從他腳底莫名升起,臉色發白,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他看向趙夫人,冷哼道:“趙夫人,這就是你所說的商議好了?”

  趙夫人急忙解釋道:“祁王爺,這裏麵有誤會,你等我給你解釋。”

  緊接著,她死死的盯著秦塵,氣得渾身發抖,頭上發簪不住顫動,指著秦塵道:“好,好,小畜生,你有有膽了,竟連祁王爺也敢威脅……”

  她目光凶狠的有如毒蛇,猛地轉頭看向身後。

  屋外許多聽聞動靜,趕來看熱鬧的奴仆下人連嚇得一縮脖子,悄悄退後了幾步。

  最終,她將目光落在了一名始終跟隨在她身後的老者身上,怨毒道:“秦勇,你還愣著幹什麽,還不給我將這小畜生拿下了!”

  “是,夫人。”

  那叫秦勇的老者應答一聲,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此人身穿幽藍色長袍,雙手縮在寬大的衣袖後麵,目光冷漠,卻帶著一絲陰冷之氣,先前一直冷冷的看著屋中的情況,表情始終沒有一絲變化。

  此時他走出來之後,眾人的目光才落在了他的身上。

  所有人的瞳孔都是一縮,包括秦塵也一樣。

  從此人身上,他感受到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

  “地級高手。”秦塵心中沉聲道,眸光前所未有的冷厲。

  “塵少爺,你過分了,老奴不想和你動手,塵少爺還是束手就擒,乖乖聽從夫人的發落吧。”秦勇淡淡說道,兩隻沒有感情的眼珠,冷冷盯著秦塵。

  秦塵麵色不變,冷冷一笑:“想讓我束手就擒,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地級高手而已,如果拚死一搏,並非沒有抵擋之力。

  秦勇眉頭一皺,道:“既然如此,那麽老奴就僭越了。”

  話音落下,秦勇身形頓時如一隻蒼鷹,瞬間撲出,刹那間,一股可怕的勁風席卷整個屋子,秦勇雙手成爪,瞬間抓向秦塵。

  這一擊,比之前兩個護衛強了何止數倍,強烈的氣息,鎮壓得秦塵呼吸困難,渾身骨骼咯吱作響。

  “秦勇,你敢動塵兒一下試試。”

  始終關注著兒子狀況的秦月池,這時猛地衝了出來,攔在了秦塵麵前。

  而秦塵,身形一晃,又執劍將秦月池攔在了身後。

  他眸光森冷,隻等秦勇的手爪落下,便要暴起而動,地級的武者雖強,但他自詡對方在擊中自己的時候,自己也能一舉將其擊殺。

  眼看,秦勇的手爪,離他隻剩下數尺。

  便在這時,一道洪亮的聲音突然從屋外傳來,震得人耳膜生疼,“都給我住手。”

  一個身穿錦袍,腳踏紫雲靴,腰係三指金邊蟒帶的中年男子龍行虎步般走入屋中。

  秦勇的手爪,在秦塵頭頂一尺處,硬生生的停了下來,而後急忙閃到一邊,恭敬彎腰。

  “侯爺!”

  屋子中眾人,無不躬身行禮,恭敬開口。

  來人正是秦塵的舅舅,安平候秦遠宏。

  趙夫人急忙來到秦遠宏身邊,氣急敗壞道:“侯爺,你來的正好,今天這小畜生,簡直反了天了,不但殺了兩個護衛,還敢威脅祁王爺,今天若不弘揚一下家法,某些人恐怕都要上天了。”

  “夠了。”秦遠宏冷喝一聲,臉色陰沉,道:“你還嫌鬧得不夠麽?”

  “什麽?”趙夫人一怔,兩隻小眼珠子瞪得滾圓,盯著秦遠宏道:“侯爺,可不是我要鬧事,是這小畜生……”

  秦遠宏怒喝一聲,道:“閉嘴,小畜生,小畜生,這就是你身為秦家主母的儀容麽?他是你外甥,他要是小畜生,那咱們秦家是什麽?”

  趙夫人臉色漲紅,氣得渾身顫抖,還想反駁,可看到秦遠宏那陰沉似水的麵孔,頓時將想說的話又憋了回去。

  其他下人見家主震怒,一個個都連跪在地上,臉色煞白,噤若寒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