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biqugeso.net
第1章 重生
  武神曆2216年。

  天武大陸至高之地——武域。

  黑色的狂風瘋狂地怒吼,天空被撕裂開一道道巨大的傷口,猙獰恐怖,吞吐閃滅的黑色虛空裂縫,猶如一頭永不知疲倦的洪荒猛獸,吞噬著它所能吞噬的一切。

  這裏是天武大陸七大禁地之一,位於武域的死亡峽穀。

  死亡峽穀中,恐怖的虛空風暴常年肆虐,永不停歇,數萬年來吞噬了成千上萬的強者性命,它如同一個絞肉機,絞殺著所有進入其中的生命。

  這裏人跡罕至,哪怕再自信的強者也不會降臨此地,那浩蕩的虛空風暴,足以將一名九天武帝強者,輕易撕裂成碎片。

  “為什麽?上官曦兒,風少羽,你們為什麽背叛我?”

  秦塵渾身染血,站在死亡峽穀前的崖壁之上,神色憤怒地看著麵前的一男一女,那眼神,充滿了無盡的怨恨與憤怒,一顆心,刀絞般的痛苦。

  秦塵。

  天武大陸的一代傳奇,九品帝級煉藥師、八階皇級血脈師、八階武皇。

  他,自小便是孤兒,一身廢脈,無法修行。

  可他卻生生的打破了這個桎梏,從血脈師開始,逆天改命,憑廢血脈之力,登淩絕頂,走出了一條前所未有的道路,成為了千古以來第一人。

  二十六歲,秦塵獨闖天陣山,四十九天走過九九八十一座九階大陣,成為了千年來天陣山唯一過關的陣法師。

  二十八歲,突破九品煉藥帝師,擔任大陸藥師殿名譽長老一職。

  三十歲,以八階血脈皇師的造詣,連挑血脈塔十大頂尖血脈皇師,無一敗績,名震大陸。

  成為大陸至高的傳奇!

  他,有一紅顏,名為上官曦兒,被譽為大陸一美人。

  十年來,生死與共,秦塵傾盡所有,使上官曦兒修為突飛猛進,成為九天武帝,成就大陸一段佳話。

  他,有一兄弟,名為風少羽。

  十年來,肝膽相照,秦塵傾盡所有,幫其打下偌大江山,建立名震大陸的軒轅帝國。

  可就在他幫紅顏和知己都站在大陸巔峰的時候,兩人竟然卻一同背叛了他。

  那一天。

  睡夢中,上官曦兒突下殺手,用他親手煉製的帝兵刺入了秦塵的身體。

  同時,早已埋伏在一旁的風少羽直接闖入他的宮殿,強勢出手。

  兩大九天武帝高手,對他一個八階武皇痛下殺手,秦塵猝不及防,身受重傷,一路闖出宮殿,逃亡三天三夜。

  但最終,還是被兩人追殺到了死亡峽穀。

  此時。

  秦塵早已精疲力盡,渾身經脈盡碎,奄奄一息,再無一戰之力。

  但他不明白,為什麽這兩個被他視為最親之人,竟會聯手背叛他。

  “為什麽?”

  容貌絕美,如畫中仙子一般的上官曦兒,麵對秦塵不甘的詢問,嬌笑著依偎在了風少羽的懷中,而風少羽的大手,則直接撫摸上了上官曦兒的腰肢。

  秦塵瞪大雙眼,麵露不可思議之色,心神劇震之下,猛地噴出一口鮮血,嘶聲道:“你們兩個竟然……”

  上官曦兒嘲諷一笑,可悲地看著秦塵,譏笑道:“在認識你之前,我就和少羽兩情相悅,之所以和你在一起,不過是為了利用你。”

  “你以為我是真心喜歡你麽?哈哈哈,錯了……”上官曦兒怨毒的看著秦塵:“每次和你在一起,我都覺得惡心,如果不是因為你能給我和少羽帶來好處,我才懶得與你虛與委蛇。”

  “這十年來,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和少羽的計劃之中。”

  “這些年,你癡迷修煉和煉藥,時常閉關,給了我和少羽許多相處的機會。”

  “我們早就約定,待我們成為九天武帝之時,就是你命喪黃泉之日。”

  “終於,在你的幫助下,我成了九天武帝,少羽建立了軒轅帝國。”

  “我們,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這,就是為什麽!”

  上官曦兒哈哈笑著,笑聲中充滿了肆意張狂、怨毒冷漠,和秦塵認識的那個溫柔賢淑的上官曦兒,是如此迥異。

  秦塵麵如死灰。

  十年時間,這個女人處心積慮,竟然就是為了接近他。

  可笑自己,卻渾然不覺,隻知道一片真心的付出。

  卻不曾料到,這十年的紅袖添香,原來隻是一場騙局。

  秦塵的心,有如萬箭穿心。

  更多的,則是恨!

  那熟悉的臉龐,此時此刻是如此陌生,甚至連那絕美的容貌,都變得“醜陋不堪”。

  “好兄弟”,現在知道為什麽了吧。”風少羽嘴角上揚,笑容奸詐,“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忍了十年,不惜將我的女人拱手讓給你,每當看著你和她纏綿在一起,我就發誓,待時機成熟,必定將你誅殺,讓你失去所有,而你的財富、地位、女人統統都是我的。”

  “好在,這一切都結束了。”

  風少羽眼中充滿了毫不掩飾的赤裸裸殺機,他盯著秦塵右手腕上的儲物手鐲,露出貪婪之色,得意的獰笑道:“你放心,等你死後,你的一切,我都會接收的,特別是你在神禁之地得到的那樣東西,還有,你的女人!”

  風少羽陰邪一笑,修長的手,直接撫摸上上官曦兒的豐臀,這一對男女,便在秦塵的麵前,咯咯的笑起來。

  秦塵眼神冰冷,淒涼一笑。

  自己奉為至親的兩人,竟然一直在騙他,利用他閉關修煉的時間,吞食著他的一切,可笑他卻渾然不覺。

  這才落得如此下場。

  秦塵笑。

  他笑這對狗男女,卑鄙無恥。

  也笑自己,愚昧白癡。

  笑著笑著,兩行血淚,從他的眼角滑落。

  他緩緩站起,充滿仇恨的雙眼,狠狠的盯著麵前兩人。

  哀莫大於心死。

  他恨,如果有機會,他一定會殺了對方。

  可是。

  已經沒有機會了。

  秦塵望著身後狂暴的虛空裂縫,在那一對狗男女驚怒的目光中,縱身一跳,而後被無盡的虛空裂縫,瞬間吞噬。

  臨死前,秦塵眼神冰冷,嘴角帶著冷笑。

  想要他的東西,下輩子吧!

  狂風呼嘯,虛空破碎。

  崖壁上,隻有風少羽和上官曦兒驚怒的吼叫之聲,久久回蕩。

  天武大陸,大齊國,定武王府。

  “上官曦兒、風少羽,你們這對狗男女,我好恨啊!”

  一個少年從鎏金床榻之上豁然驚醒,憤而坐起,他怒目圓睜,眸似寒星,從中爆射出一團刻骨銘心的仇恨之光,渾身冷汗淋漓。

  床榻之上,少年雙手緊攥,任憑指甲深入掌心,傳來鑽心疼痛,卻絲毫不覺。

  良久,他才回過神來,呆呆的看著麵前古色古香的床榻、屋簷,怔怔不語。

  怎麽回事,自己不是已經死了麽?

  一股強烈的疼痛,突然從秦塵腦海傳來,以至於他痛苦的大吼一聲。

  伴隨著疼痛而來的,是一股全新的記憶。

  “自己竟然,重生了?”

  旋即,秦塵豁然睜開雙眼,明白了發生什麽之後,即便是他這個大陸頂尖強者,此刻也是一臉難以置信。

  記憶中。

  如今,已是武神曆2516年,距離前世他隕落,足足過去了三百年。

  三百年時間,滄海桑田,風雲變幻。

  曾經的軒轅帝國,在風少羽的開疆拓土下,成為大陸第一皇朝,威震天下,封號軒轅大帝。

  而曾經的上官曦兒,則建立了飄渺宮,始號淩波女帝,享受億萬人敬仰。

  憑借著秦塵留下的神兵丹藥,兩人已成為大陸至高般的存在,威臨天下,跺一跺腳,整個大陸都要抖三抖。

  而秦塵,卻重生在了大陸這偏僻小國之中。

  “上天讓我重活一世,上官曦兒、風少羽,你們等著,我秦塵回來了,你們的噩夢即將來臨,總有一天,我秦塵會親自踏上武域,討回所有的一切!”

  秦塵握緊拳頭,在這古樸富貴的房間中,對天發誓!

  那濃烈的殺意,在這房間上空化作一股無形旋風,久久不散。

  “塵兒!”

  突然吱呀一聲,房門打開了,一個身穿幹淨長袍,頭戴玉簪子的美婦人焦急的走了進來,看到床榻上蘇醒過來的秦塵,焦急的眼中猛地流露出一絲欣喜之色。

  “太好了,塵兒,你終於醒了,娘親擔心壞了。”

  美婦人長長的睫毛上帶著淚珠,一把抱住了秦塵,嚶嚶的哭泣起來,可哭聲中,卻帶著欣喜之意,那溫暖的懷抱包裹著秦塵,讓蘇醒過來原本心中充滿仇恨的他,莫名的升起一絲暖意。

  美婦人名叫秦月池,是大齊國定武王之女,也是秦塵的娘親。

  這具身體原來的主人,居然也叫秦塵,因為在王都的天星學院與人爭鬥,結果跌落武鬥台,撞破腦袋,昏迷了三天三夜之後,一命嗚呼。

  最後,卻被三百年前的秦塵的靈魂意外占據了身軀,擁有了第二世。

  “塵兒,你都昏迷了三天三夜了,嚇死娘親了,以後娘親再也不允許你行事如此魯莽了,聽到沒有,如果你不在了,讓娘親一個人以後怎麽活。”

  美婦人撫摸著秦塵瘦弱的臉頰,美眸中流露出殷切的關心。

  秦塵看著美婦人,靈魂中浮現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感動。

  前世的秦塵,隻是一個孤兒,沒想到上天讓他重活一世,竟給了他一個母親。

  在這具身體原來的記憶中,母親秦月池,對他極好,可謂是無微不至,母子之間的感情,十分融洽。

  秦塵重生後,靈魂與原來這具身體的靈魂融合,自然也擁有了這具身體原來得的一切情感。

  看著麵前擔憂哭泣的美婦人,秦塵內心一陣激動,脫口而出道:“娘,孩兒以後再不會魯莽,讓娘親擔心了。”

  這句話說完,秦塵心中仿佛放下了一塊石頭般,靈魂一陣輕鬆,那原本殘留的一絲的束縛感,也徹底消失了。

  秦塵知道,這是原來的那個秦塵的意識,知道他的想法後,徹底的消散了。

  從今往後,這具身體隻剩下一個意識,那就是他秦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