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不愛溪水長流,蘇瓷薄西玦 韓小韻 著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浮出水麵
  受到虐待?!霍之言一聽,起身就是給林硯維一巴掌,他以前說的話都是屁話,明明說要好好照顧越澤,現在卻發現越澤被人虐待,她作為一個母親,真的無法忍受。★首★發★追★書★幫★

  “之言對不起,可是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麽會這樣。”林硯維這一巴掌挨得那叫一個委屈,其實自己真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不過他也已經知道了怎麽回事,能把自己兒子弄成這個樣子的除了葉書萱還會有誰。

  是他不對,麵對這樣的事情,林硯維知道和自己脫不了幹係,自己當初是將越澤放在家裏,卻沒想到讓葉書萱得了手。

  “林硯維,我想過了,林硯維我不能將孩子再留給你,我不想讓他再受到傷害了,我那麽信任你,你當初是怎麽答應我的,這就是說的好好照顧嗎?”霍之言心疼得不得了,她很後悔當初沒有堅持將林越澤帶走才會有今天這樣的事情發生,她的心真的好疼。

  可是仔細想想其實和林硯維也沒有什麽太大的關係,因為看越澤的樣子和林硯維的關係還是很不錯的,所以林硯維對孩子也不錯,可是孩子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有擺脫不了的責任。

  “媽咪我不要離開爹地,爹地很可憐。”林越澤已經醒過來了,撲到林硯維的身上可憐兮兮的看著霍之言。

  可憐?她見到的林硯維一直都是風風光光的,怎麽會可憐?霍之言有些不明白?這麽會這樣,林硯維還有什麽事情是瞞著自己的?

  “我沒事的越澤,你在這裏好好陪著媽咪,等爹地把事情全部解決了之後再來看你好嗎?”林硯維知道越澤是擔心自己一個人,這個孩子從小就懂事,他自然是心疼他。

  “等等,林硯維你告訴我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情,到底是什麽事情你到現在還要瞞著我嗎?”霍之言拉住林硯維,不對,絕對有什麽地方不對勁,這不是林硯維該有多表現。

  林硯維笑著搖了搖頭,他說過,要是歆研再次回來,他不會再讓給她受到任何傷害,所以他不想讓這件事情影響了她,現在她已經不是沈歆研了,而是霍之言。他可以放心了,不會再有人傷害她了。

  “我會處理好的。”林硯維道。

  “林硯維你是不是也發現了什麽?關於葉書萱的。”林硯維一定知道些什麽,霍之言確定,“你不要瞞著我了,我可以告訴你當初葉書萱流產,不是我做的。”

  林硯維點了點頭,其實在沈歆研走後,他好好的想了想,葉書萱的孩子流產的有些奇怪,歆研不是心狠手辣的人,雖然她和葉書萱之間有著很強的矛盾,但是,不會殺了那個還沒有出生的孩子。

  所以他秘密的找人去調查了那個孩子,並且拿到了那個死嬰,檢查了DNA,最後發現孩子不是他的,當時他的心裏又是輕鬆又是難過,輕鬆的是這個孩子不是自己,那麽他和歆研之間的心結也可以徹底的解開了,但是對於自己來說卻又是難過的,他沒有想到葉書萱最後會變成這個樣子,她以前是那麽的善解人意,溫柔可人,但是自從她回來之後,他就覺得她變了,變得那麽恐怖。

  但是自己對她的虧欠也煙消雲散,這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葉書萱,但是他也知道以葉書萱一個人的力量不可能做到這個地步,所以便讓人一直都盯著,不打草驚蛇才是最好的辦法。

  “你。”霍之言有些無奈,原來他知道了,可是知道了又怎麽樣?有些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無法改變了,她和林硯維之間有太多的誤會了。

  “之言,你好好照顧越澤吧,我會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完的,你隻要等我的好消息就行了。”林硯維說完後便離開了,就算不是為了林氏,也要為了之言母子不是嗎?葉書萱他是虧欠她太多了,但是這三年來他該彌補的也全部彌補了,現在是時候將所有的事情全部解決了。

  “我。”她現在不知道說什麽?對於她來說,心裏是極恨林硯維,但是卻又對他還有愛意,這讓自己很是難受,這樣的感受真的是讓她很困惑。

  林硯維知道霍之言要說什麽,“之言好好照顧自己還有孩子。”

  林硯維其實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對於這件事情,他整整準備了三年,這三年裏,他已經掌握了自己能掌握的所有的證據,足夠讓葉書萱已經她背後助她的那個人萬劫不複。

  “喂,姐姐嗎?查到了嗎?”

  電話那頭的林離念說道,“查到了,的確是陳邑友,還有你讓我去查的DNA我也查了,那個孩子就是陳邑友的,不是你的。”

  果然和他想到差不多,葉書萱真是讓他太失望了,這些天來,她越調查下去,就越是覺得事情不對勁,葉書萱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善良的女人,現在的葉書萱就像是什麽事情都做的出來,其實自己已經給過她很多機會了,隻要葉書萱又一絲絲的悔改之意事情就不會鬧得這麽的不堪。

  “嗯,好,我現在就過去,姐,有些事情我們的動作要加快了。”林硯維說道,這件事情他和林離念說是因為林離念能幫自己強製住葉書萱,自己才有精力去對付陳邑友,不過現在陳邑友並沒有露出馬腳,表麵上看起

  【重要提醒】

  來陳家還是那樣發展著,但是,實際上,陳邑友對當年林家林家執意要將陳芊媛送進監獄很是怨恨,一直以來都想要對付林家,但是自從上次的事情過後,陳氏的股票大跌,想要和林家鬥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

  “硯維你覺得我們能一舉拿下陳氏嗎?你不要忘記陳氏也握有我們的把柄,要是他將那些東西交給了警察你要怎麽辦?”林離念知道在陳邑友的手裏有葉書萱那個死丫頭給他的一些零食重要的東西。

  “姐,沒事的,我不會有事的。”林硯維微微一下,她這樣做,早就已經知道會這樣了,但是他已經走出了這一步,已經無法再回頭了,其實自己這樣做也是為了彌補以前犯下的錯誤。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