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不愛溪水長流,蘇瓷薄西玦 韓小韻 著
第二章 要不要一起來?
  正在享受美人伺候的顧璟荀,懶洋洋的偏過腦袋,黑曜石的眼睛裏淨是嘲諷,他的手掌貼在葉蕈晚的翹臀上,笑的一臉邪氣,“你要不要一起來?”

  惡心的感覺再一次翻湧,要不是蘇瓷死死地抓著門把,說不準早就情緒爆發了。★看★最★新★章★節★百★度★搜★追★書★幫★她沉了沉心情,把視線從他們身上轉移開,笑的清淡,“不需要了,我還沒興趣看你們人與獸。”

  葉蕈晚剛做好的蔻丹都要被摳下來了,這個蠢女人,究竟是在說她是獸還是顧璟荀是獸?!

  雖然怒火早就蔓延,可蘇瓷還是兀自裝出鎮定,脊梁挺直的出門,除去步伐亂了節奏,一切看著都正常。她的腳步不敢停留,直奔電梯,遠離這個惡心的地方。

  她要回家!

  強烈的情緒愈加的清晰,她踉蹌了幾下,剛跑出酒店,扶著牆角,‘嘔’的一聲就吐出來了。

  剛才那一幕把她惡心的還真夠可以的。

  蘇瓷俯腰,把胃裏所有的東西清理幹淨才罷休。可身體卻竄上了一陣陣的熱度,匯集起來幾乎要灼燒她寸寸肌膚。

  胃部陣陣痙攣,蘇瓷半刻都不想待在這裏,踏著高跟鞋,頭腦混沌的攔住一輛車,打開車門就坐在副駕駛。

  “開車。”

  蘇瓷眼前的事物已然模糊旋轉,從手提包裏拿出一張百元紅鈔,拍在椅子上。

  駕駛座上的男人沒有反應,車內的溫度卻陡然的升高,灼的肌膚都在隱隱作痛,蘇瓷的心情已經很煩躁了,手一伸再掏出一張,兩張一起拍過去,“不夠?那就給你兩張,開車!”

  她的指尖不小心勾到男人的手心,溫度像是突然之間達到最高點,轟然倒塌。

  還未等蘇瓷緩過神來,腰肢已經鉗住,整個身體落入一個滾燙寬厚的胸膛上,唇上旋即覆上溫熱,嗚咽的聲音也被如數的吞下。

  身旁男人身上的酒味帶著檀香味道強勢的鑽進鼻子,蘇瓷渾身軟綿綿,男人粗糲的手指劃過她的肌膚,蘇瓷下意識的雙手抵著他想要推開,喉嚨卻不可抑止的嬌哼,靠近涼爽的來源。

  一夜纏綿,庭院內的曼陀羅開到荼蘼……

  ……

  頭疼欲裂,身上的骨關節像是被拆了重組,蘇瓷酸澀的掀起眼皮,刺眼的陽光一瞬的鑽進來。

  她環顧了一下四周,稍愣。

  陌生的房間,顯然還是舉辦婚禮的酒店,可不是昨晚記憶的車裏,也不是她的新婚房間。

  腿下晦澀難受,轟的一聲電流擊過,她緊緊地攥著手心,不可置信的掀被起來。

  身上的斑駁痕跡,身體的異樣……

  無一不昭示著昨晚的不是夢!

  昨晚她不是憤怒之下要回家嗎?自己怎麽會經曆這樣的事情?!渾身僵硬的如同雕塑,偌大的房間隻有她一個人,別說是奸夫了,就連一個活物都沒有……

  眼淚驀地逼上,眼眶也酸澀的厲害,她赤足起身,每一步都格外沉重。任誰平白無故的丟失了二十年的初夜,心情都不會好到哪裏去。

  為什麽?為什麽會發生在她的身上……!

  心下的情緒不停地叫囂,她踉蹌了幾下,不甘心的拽著床單,無聲的發泄自己的怒意。憑什麽!憑什麽?!

  腳下兀的一疼,差一點刺破腳心。

  她低頭垂眼,突然的愣住……地上反射著褶褶的光,是一枚鎏金的扣子。

  昨晚的記憶斷斷續續的如同碎片,紛湧衝進腦袋裏,幾乎要把她的腦袋擠破。依稀記得,她在痛苦和歡悅的沉淪中,手心攥著一個尖銳刺手的東西。

  蘇瓷拿起那枚扣子,緊緊地攥著,手心刺破也不自知。無論昨晚是因為什麽!她都想知道那個男人是誰,無關乎責任和感情,隻是……執念!

  昨晚的管家一直站在門口,看著蘇瓷穿著整齊的出來,頭發依然高高的利索的挽起。他的眼底閃過幾分的驚訝,旋即垂頭,恭敬道:“老爺子說,今天您就算不上班也沒事,可以休息幾天。”

  蘇瓷頷首,依然揚著下頜,步子保持沉穩的走出去。

  管家的視線偏移,順著開著的門縫看了一眼,空蕩無人,略疑惑的把視線挪回。

  哪怕今天需要工作,她暫時也不會回到顧氏,昨晚鬧了一場大笑話,新婚之夜被毀的徹底,她哪裏有什麽心思繼續麵對顧璟荀。

  她離開沒多久,角落就傳來女人嬌縱嗬斥的聲音。

  “昨晚她跑出去了?那今天是誰?!”葉覃晚身上穿著嫣紅色的低胸裝,嬌豔五雙的臉頰上淨是怒意,冷聲道:“你別告訴我,她還有分身術!”

  她怒不可遏。

  管家用袖口擦了擦汗水,“昨晚的確是看到蘇小姐跑出去了,也喝下醒酒湯了,可我也是今早上員工收拾房間的時候,才知道蘇小姐在裏麵。”

  “你確定昨晚她出去了?”

  “……是。”

  “把昨晚的監控調出來。”葉覃晚冷聲道。

  “……”管

  【重要提醒】

  家遲疑,頓了頓低頭說道:“婚禮期間,監控都關閉了,沒有錄像。”

  一句話,把葉覃晚狠狠地噎了一下,惱怒的情緒硬生生的被憋回去。

  “廢物!”她白皙的手揚起,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管家的臉上。

  管家硬生生的接下這一巴掌,低著頭一句話不敢說。

  “怎麽了?”虛掩的門不知道什麽時候被推開,顧璟荀懶洋洋的依靠在門框上,聲音沙啞散散。

  葉覃晚方才憤怒陰森的表情,隻不過一瞬,變為柔和潺潺,一回頭嘴角已經帶著笑意,聲音也柔了幾個分貝,“沒什麽,剛才我東西被人偷了,正在訓他監管不利呢。”

  “你說是吧?”葉覃晚已經沒有方才陰狠的樣子,此時正小鳥依人的挽著顧璟荀的胳膊,望向管家的危險卻不容忽視。

  管家的後背已經打濕,頂住壓力點頭,“是,是我疏忽,下次不會了。”

  顧璟荀依然保持吊兒郎當的模樣,笑道:“不就是丟了點東西,你說丟的什麽,我買給你。”

  可是,她想要的隻是錄像。

  【重要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