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不愛溪水長流,蘇瓷薄西玦 韓小韻 著
第一章 你的男人我在用
  夜色涼薄沉寂,屋內的喧囂熱鬧也逐漸的沉寂。免-費-首-發→【追】【書】【幫】

  今天蘇家和顧家的大婚,從頭到尾,極盡奢華。

  蘇瓷揉了揉已經僵硬的臉,略疲憊的坐在椅子上,手無意識的整了整新娘的胸花。

  “你以為他娶你就是喜歡你?”

  輕幽幽的話沒有重量的落下,蘇瓷身邊多出了一個女人,而她此時刻意的顯露出脖頸斑駁交錯的吻痕。

  夜已深,賓客也如數散去,偌大的會場內隻有她們兩個。

  蘇瓷的手頓了頓,剛把垂落下的碎發挽上去,稍側頭,視線落在身邊嬌豔明媚的女人身上。

  “姐姐?”蘇瓷的秀眉蹙了蹙。

  女人嗤笑了一聲,眉眼不加掩飾的厭惡,她是今晚新郎的姐姐,也是他的情人,葉蕈晚。

  “你還沒資格叫我姐姐。”她語氣生硬,極其厭惡這個稱呼。

  如果她真是顧家的孩子也就算了,隻可惜,她是顧家的養女,和他們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

  蘇瓷的視線從她潔白的脖頸掃落,斑駁的紅色格外刺眼,她深呼了口氣,仰臉笑道:“這次婚禮倒是感謝姐姐,這麽晚了還盡心盡力。”

  她揚著的臉嬌小明媚,彎起的眼睛也是純粹的顏色。

  葉蕈晚一窒,明豔嬌縱的臉上帶著不屑,“你還真以為他喜歡你?他要是喜歡你的話,昨晚就不會在我床上那麽賣力了。”

  如果不是因為她這麽尷尬的身份,也絕對不會甘心的把他拱手送人!葉覃晚保養得當的指甲深深地陷進了手心裏。

  不加遮掩的挑釁,葉覃晚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心下冷笑。就算結婚了又能怎麽樣,守不住人和寡婦有什麽區別。

  蘇瓷起身,仿若聽不出她話裏的意思,笑容也是柔柔的,“我本來以為姐姐隻是關心他的起居,沒想到這些都已經幫我試好了。我還以為隻有古代的丫鬟才會婚前幫主子試呢,那謝謝姐姐了。”

  一聲一個‘姐姐’,說出來的話也是格外讓人憋屈。

  這個女人究竟是裝傻還是精明過度?!

  “我隻是來提醒你,蘇瓷。他根本不喜歡你,和你結婚也不過是家裏強迫的。”葉覃晚的情緒略激動,美豔的五官擰起,生生的破壞了些美感。

  蘇瓷輕輕的拍了幾下她的手,把自己的手腕從葉覃晚的手裏抽出來,手腕已經有些紅腫的顏色了。

  “這些事情就不麻煩姐姐操心了。”蘇瓷嘴角的弧度不減,繞開她往前走,“他還在上邊等我,我先上去了。”

  頂樓是新婚套房,葉覃晚最後的一根神經也徹底的崩斷,一把拽住她的手腕。

  “姐姐?”蘇瓷不解的回頭。

  “你不過才和他認識多久,他愛的人根本不是你!”葉蕈晚的聲音低低沉沉,帶著幾分的歇斯底裏,“我和他相愛十年,你算是什麽東西!”

  她的每一聲控訴都彌漫在空氣中,尾音逐漸消弭。

  蘇瓷把手腕掙脫開,聲音柔柔,“是麽?”

  可能是她的聲音過於柔和,也可能是她挽著自己碎發的動作太輕緩,葉蕈晚一時愣住,沒有回答。

  “他如果真的喜歡你,為什麽不退婚?”

  “你口口聲聲的說他愛你,可這份感情還有誰知道?”

  葉蕈晚的臉色刷的褪去了顏色,身體也跟著搖晃了幾下,“那是……”

  的確……他們之間隻是情人關係,再沒人知道。

  那是什麽?就連葉蕈晚也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蘇瓷收回自己的手,唇角勾起淡嘲的弧度,垂下的眼皮恰好擋住譏諷,“所以,是你的永遠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不來。”

  她說的是顧太太這個位置。

  她的每句話太過於犀利,葉蕈晚嬌豔到張狂的麵容,現下卻慘白一片。

  蘇瓷繞開她,徑直走進電梯,電梯門緩緩的隔絕成兩個世界。

  何必為這個事情生氣呢……

  本來也不是因為愛慕才結婚的,左右也是為了外公的心願。蘇瓷自嘲的笑笑,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亂了的發型。

  電梯到達,頂層隻有一個房間,蘇瓷也不會認錯。

  屋內空無一人,如她所料。

  偌大的房間擺滿了新婚的紅豔,滿眼的紅色幾乎灼傷人的眼睛,蘇瓷深呼了口氣,哪怕她再不期待這場婚事,可著實也是有些酸楚。

  “蘇小姐。”酒店的管家垂手站在門口,“顧先生在六層的房間裏。”

  新婚之夜,自己丈夫反倒不在婚房裏?

  蘇瓷的臉上沒有任何其他的波動,稍頷首,準備去6601房間,去接她的‘新婚丈夫’。

  “這是醒酒湯,您先喝了再下去吧。”管家托著盤子,走到她的身邊。

  蘇瓷接過,摩挲了幾下瓷碗的邊緣,眼神變了變,內心卻一陣嗤笑。新婚之夜沒有新郎,他這個丈夫可真是送了一份大禮。

  雖然是名義上的結

  【重要提醒】

  婚,可也是她實實在在的第一次嫁人。她和顧璟荀好歹也算是舊時,如今這一巴掌,給的倒是爽快。

  管家垂手未走,背部仿佛緊繃了幾下,蘇瓷再打量的時候,找不到任何的不對勁,可能是喝多了酒,頭腦也不清醒了。

  直至她仰頭喝下整一碗醒酒湯,管家的背部才鬆弛了下來,引領著蘇瓷到六樓的房間,便退下了。

  6601的門是虛掩的,蘇瓷的手剛握到門把,就聽到一陣‘嗯嗯啊啊’的不和諧的聲音。

  還未完全的推開門,裏麵的春色已經暴露無遺。葉蕈晚半仰在桌子上,藕臂攀著顧璟荀的脖子,兩個人貼合的嚴絲合縫。

  葉蕈晚上挑的眉眼滿是春意,側著頭眉眼如絲,此時正在挑釁的看著蘇瓷。

  你看,你的新婚之夜,也是我在享用你的男人。

  葉蕈晚的櫻唇張合了幾下,嘴型吐出這幾個字。

  最後的一根弦猛然的崩裂,蘇瓷憤怒的看著屋內糾纏不休的兩個人,這是她的新婚之夜!哪怕顧璟荀不喜歡自己,也不應該挑這個時間來羞辱她!

  她的手無意識的攥著門把,手背上青白泛起。

  這對狗男女!

  【重要提醒】